DoNews.com
当前位置: IT写作社区詹鹏IT乞丐
360圈SNS互联网研讨会
詹鹏 | IT乞丐 | 出处:原创-IT| 2008年03月04日 11:23 | 阅读
        

一场围绕了360圈而举办的90后用户行为讨论的话题,于3月2日下午在幽品茶楼举行。作为主办方360圈正式一个把目标群体定义在85后和90后秀自己的网络交友平台,这也让嘉宾们在进行话题讨论的时候也很容易的切入到了主题当中。                           

 

 

    网络研讨会

    时间:2008年3月2日下午

    地点:幽品茶楼

   

    主持人谭晨辉:帮客俱乐部负责人、知名博客

   

    主持人谭晨辉: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然后在这里谈谈心。

    我叫谭晨辉:现在在雅虎里面,然后有一段时间做帮客,3月份可能做一个开放平台的推广的网站,希望和大家一起做一个开放的平台。

    王峰:我叫王峰,网名叫王英雄,有时间给大家讲讲这个名字怎么来的,王英雄是因为很早之前打游戏出来的。现在在搜房网负责无线这一块,比较关注无线,还有互联网的一些东西,自己有很多事还想不清楚。

    詹鹏:大家好!我叫詹鹏,以前是写评论的,现在做网络营销的研发。

    徐新事:我叫徐新事,我写一些关于Web2.0的东西,入行还不长,主要和大家学习。

    徐志斌:我是腾讯科技频道编辑。

    关睿:我是计世网的关睿,跟他坐在一起压力很大。长的比他帅一些。

    徐志斌:我们是在硅谷动力的同事,那个时候是一片荒草,然后他把这个做得硕果累累,基本上他是软件下载方面的话,如果他认第二的话,没有人敢认第一。

    主持人谭晨辉:就像我以前做互联网的,别人见到我以后都找我修电脑,这个搞得以后大家修电脑的话,找你啊。

    徐志斌:关睿非常的厉害。

    何直群:网名腾龙,现在在怪兽网,关注Web2.0等等。

    主持人谭晨辉:在新浪的博客上占了两个位置,这个只有他享受过这种待遇。

    门贺丰:我一直在互联网这个圈里混吧,关注于策划、运营、推广关注多一些。最近可能会在视频一块关注更多一些。

    主持人谭晨辉:他现在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尹莉:我原来在当当网,现在刚过360圈一个多月的时间,今天客气话不多说了,就是感谢各位。然后也希望各位多帮忙、多支持,以后麻烦各位的地方肯定少不了,谢谢大家!

    主持人谭晨辉:欢迎骚扰。

    马玲娜:大家好!我是360圈的一分子,今天主要是来多学习的。

    陈琦:我叫陈琦,我们360圈之前可能在业内大家不知道,我们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是在自己来做产品,自己来做开发,到年底的时候我们才出来,很高兴地跟大家认识,也是想找一个机会一起来学习、交流一下想法,有更多的想法大家一起来沟通。

    主持人谭晨辉:我们一会儿请陈总讲一下有关360圈的故事,我们业内人士还没有太多的关注,360圈已经成长很大了。

    董冰卉:我叫董冰卉,360圈是我们培养出来的一个小孩,我本人以前是在中央电视台从事媒体工作,最近刚刚搬过来,所以对这个圈子来说是一个新人,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进行多交流,我觉得非常好。

    主持人谭晨辉:我们在这个圈子里面热烈欢迎一下。我们这个圈子美女太少了。我们要热烈欢迎美女的加入。

    王琳:大家好!我叫王琳,我来自赛迪网。我在网站主要做新闻资讯方面的。

    主持人谭晨辉:欢迎你的到来!

    嘉宾:我叫晏振宇,网名发疯。对于大家今天来参加这个360°论道,我表示非常感谢。

    主持人谭晨辉:我们可能对360圈或多或少有一些了解,我们请负责360圈的负责人给大家讲讲。

    陈琦:首先今天是一个跟大家交流的活动,我们是想做一个交流,360圈到底做什么的,之前大家可能看到很多的报道,360圈是一个年轻人社区,16-26岁的年轻人是我们这个网站的群体。我们去年2月底的时候,我们成立了网站,然后到今年现在差不多刚好一年的时间,我们从一个人都没有,到现在我们大概有60个员工,然后我们现在从整体的访问量,还有在前不久百度的一些报告里面我们是在前列的。比如:我们在交友里面排第三,百度的空间博客排前十,交互信息网排第七。我们希望360圈能够成为一个年轻人的交友平台。对年轻人来说,他们现在有很多的这样的需求,他们乐于展示自己,乐于去分享,我们做很多新的产品,目的是让他们更好地做展示和交互。尤其SNS的核心就是做分享,我们也想了很多的方式,我们这些中国的年轻人,实际上很多的网络的这种行为是特别不一样的。

    董冰卉:回顾过去一年的整个360圈走过的道路,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们一开始还是以分享这样的一个路子来走的,但是在最近的大家注意到没有,我们最近做了一次改版,对于360圈的定位,我们想更加着着重在人的上面,而不是内容,我们提出来找朋友上360圈,希望把这种交友的互动这样的概念,能够扩大化。

    主持人谭晨辉:我问一个问题,上过360圈网的人举一下手?  一个。

    徐新事:我看到你们的网站,差别不是特别大,360圈竞争优势在哪里?

    陈琦:实际上现在的社交网络服务都是一样的,腾讯不能说绝对的老大。我们跟51相比的话,可能人群更类似一些,但是我们走的方式不一样的,比如说收费服务,而且从各种界面来说,模式来说,我们的确不一样的,所以只能说我们面向的人群是类似的,还有提供的大的服务是类似的,具体的服务的本身,还有细致的方式来说,我们希望能够提供更好地服务。

    董冰卉:我觉得我们的受众不是太一样的,跟51我们的受众人群有重叠,但是有一点51可能更强调的是一个展示自己的空间,360圈将来想走的一个路线是说更多的怎么样更快地找到更合适的新朋友,不是说把老朋友搬到网上的另外的一个路子。

    门贺丰:咱们360圈主要是结实新朋友,不是维护老朋友?

    董冰卉:跟中国的趋势有关系的,年轻的需求的话,可能是同班同学,对于更大的趋势他想认识,比如说跟他生活在同一个地区,有同样的爱好,但他没有新的手段认识这个新人,360圈等于说找到跟他同样背景,不管哪个相同的参数的取向的话,帮助他找到更加合适的朋友,这是360圈希望做的事情。

    主持人谭晨辉:比如说老门想找一个戴眼镜的女孩。

    门贺丰:你们是有推荐,还是我自己找?

    董冰卉:希望可以变成一个便捷的工具,帮助你。

    门贺丰:我觉得如果这样的话会特别好。

    陈琦:类似于数据挖掘的东西,我们怎么样帮助你匹配到最合适的,我们需要最真实的,还有更好地提供给你,如果找到一个谈得来的朋友,可能这个网络的信任度可以提高一些,可以反馈回来。

    主持人谭晨辉:一个可信赖的交流。

    门贺丰:首先是信任,然后可以结交更多的新朋友。

    主持人谭晨辉:只有信赖的关系才能使这个稳固。

    徐志斌:我们可能跟企业接触多了以后,我们可能开始想它的定位或者出发点,我们不知道两位老板对于社交到底什么样的定义,在这个定义之下,在看这个所看到的定位,比如说你的定位不同,决定网站的出发点不同,还有用户群不同,还有用户群对这个层面的理解,导致你的产品不同,我想谈一个基础的问题,你怎么样定义交流,你的定位在哪里?

    主持人谭晨辉:这个问题是问的很根本的问题。其实有一些问题是说可能不一定现在回答,然后有一些也需要我们一起去探讨的。也不一定着急回答。

    董冰卉:从我自己,从我们每个人生活在这个社会当中的话,都有交友的诉求,现在的社会跟以前的不一样,会有一个现实生活当中的朋友,这是一个关系,还有另外一个不能说虚拟世界,可能网络世界是另外一层关系,我们更多的是说不是把现实世界的关系搬到网络当中来,主要是通过网络扩展你的交友,是这样一个东西。不知道我解释清楚没有。

    徐志斌:我可以从别的方面来说一些观点,如果你要做事只是单纯的找朋友的话,我想很多的网站、很多的服务区可以间接提供这样的功能。、

    第二所有的包括99.9%的IM或者SNS的这样的交友网站,这样的东西已经全部解决掉了,如果你还是单纯这样想的话,会有另外一个问题出来你怎么样吸引你的用户,怎么样把他拉过来。

    董冰卉:我们现在提找朋友,不是说找到之后,解决下一个问题,怎么样让他们更多的了解朋友,朋友不是说我认识你,我知道你跟我同一个星座或者同一个城市就可以成为朋友了,就是在发生了很多事情共同做了一些事情之后,你才知道我这个人可以交,现实生活当中是这样发展的,网络也是这样的我可以通过匹配有一个朋友,然后觉得还不错,可以通过聊天,看博客和空间,然后网站当中提供一些在一起玩的东西,通过这个东西玩儿的过程当中,你来更多的认识这个人,然后可以成为朋友。

    徐志斌:我觉得这是一个悖论,我听到这个阐述之后,我已经想到360圈当中有很多的博客、很多的用户,很多的个性,很多的爱好喜欢的东西。但我想知道怎么样可以把新的拉进来,首先一个新的朋友来说,跟51相比的话,用户量非常庞大,你的用户量非常小的话,你怎么样让他们留住,做新的事情。你用矛盾的东西,阐述你的想法。我不能够展开我的想象去想下一步。你的想法首先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大家可以在这个上面干活,但是怎么样在这个平台之上干这个事情。

    董冰卉:我觉得这个事不矛盾,包括51,包括腾讯一开始怎么成立这个平台的呢。

    王峰:我认为时间不同做不同的事情,我八年之前做一个腾讯就很早了,现在做的话就不行了。

    董冰卉:我现在不能做一个空间,这是一个问题,如果现在做一个空间的话,我就是跟别人去跑了,我不是想做空间的东西,而是强调交互的东西,不是单纯的展示。

    徐志斌:最好的交互是IM、MSN,是百度等等。

    董冰卉:IM不一定能够帮助你了解人。

    徐志斌:比如说我们和罗川聊的话,说他的空间,实际上我们就是做一个体验,在他的观点上,不断开发自己的产品,我们只能它的部分,还有另外有一个人给我一种答案,你可以去看,SNS的网站有一些人认为推广的是内容,搜狐可以透过博客慢慢增加它的交互,我们可以拓展它的关系,比如说你过生日了,我可以送你一个大礼物,但是终归干了一件事,当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可以在线上买一个巨大的虚拟礼物,当你登陆的时候,可以把这个礼物当做一个传统的延续。实际上我想问同一个问题,360圈对于社区的理解,我们怎么看或者我们产品的理解在哪里,对于关系的理解在哪里,我一直没有听到这个东西,我一直想听明白360圈怎么样考虑这个问题,怎么样考虑它的用户,用户在上面可以干什么,不仅仅是是说所谓的交互,交互是一个很虚的话题的。

    主持人谭晨辉:可能今天的目的不是大家回答一些问题,还有一些可能有一些疑问,可以跟大家一起做探讨的一个事情。这边是问的很到位的问题,作为一个网站可以持续的发展,能够发展壮大的话,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董冰卉:刚才说的送礼物的这个事是产品的一个点,但是我们刚才谈的是一个定义上的概念性的东西。

    徐志斌:没错。产品的出发点是关于你的定位的。

    董冰卉:如果问可以做什么产品上的点的话,是另外一个问题。

    主持人谭晨辉:我们暂时可以放一下这个问题。

    白鸦:我是5G咨询的白鸦,现在主要在5G咨询做咨询顾问。我主要是自己比较专注于基于用户体验的一些产品设计。

    郑昀:大家好我叫郑昀,主要做语义处理的,我们叫做智能语义咨询服务。

    陈亮:我叫陈亮,我现在在雅虎,是校内网创始人之一。

    主持人谭晨辉:现在的360圈的定位和我们这些人不太一样,我们可能刚才的定位差异很大,会带来一个问题,我们可能观察360圈的时候,可能带有固有的痕迹去看他,可能90年代人在360圈玩的很好,我们不能理解,像我们原来看51一样,现在的360圈的群体很大了。现在大概有多少用户啊?

    陈琦:我们大概一年时间现在是超过400万。我们的用户的比例是非常高的。

    门贺丰:国内用户有多少?

    陈琦:国内用户怎么定义呢。

    门贺丰:因为之前我也就是体验了一下360,是凌晨两点左右,我看在线的人数是一千多人,从当时看的话还是不错的。

    主持人谭晨辉:我想问一个事情,大家可能没有上过360圈,你身边有85后和90年代的朋友吗。你有那种朋友可以举手。

    白鸦:我经常扮演这类人。

    主持人谭晨辉:还有谁你觉得你真正身边有一个朋友,他是85后的或者90年代的。

    其实我觉得你从考虑的层面,真正的东西你对用户怎么理解,我有一点疑惑,我回家的时候跟我的小表妹聊天的话,找不到太多的感觉的,我不太理解他们,我回忆一下我的经历就是我是在上大学的时候,还是接触互联网的,我们相当于被嫁接的,我们原来培养自己心智的时段没有互联网的,他们可能生下来就在用。我想这个问题也是我的一个疑问,也可能是360圈需要找到的一些东西,就是说这群人到底什么样的人,白鸦好像体会很深,他也扮演过90年代的,跟我们分享一下。

    白鸦:我不知道360圈的什么情况。我有一个问题,在360圈上用户在上面玩儿什么,基于什么样的东西完成他的这个体验,有什么样的元素可以完成这个东西。上去以后可以干什么,哪怕我没有好友我可以有图片,或者基于书这个方面的元素来做这个事情,有很多的微量元素可以激发客户的交流,可以促进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和交流,我不知道360圈主要的核心的这个元素是什么样的东西。

    陈琦:你说的就是我们一直在想怎么把一个新用户,就像刚才说的一样,那么多用户进来我们怎么把他们留住,然后让他进来开始分享,每个用户注册之后,包括填写的个人信息、地点,生日什么的,我们都会马上给他匹配一些他可能会喜欢的东西,他可能会点击的东西,然后专心引导他来开始玩儿,所以我们一定要给他一个引导,不管是空间的音乐,还是导入朋友也好,在朋友导入朋友是很难的,因为有很多封闭的接口,我们尽可能让他从无到有,把他的信息加入进来。

    白鸦:实际上我们研究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看到现在的很多网站,一上去以后什么都没有,要求你登陆,要求你注册,注册完了之后什么都没有,要求导入我的通讯录,还有要写入我的个人爱好,我为什么要写呢。实际我知道QQ非常复杂,非常难用的,网游也是非常复杂的,非常难用的。但是如果一上来就搞一些通讯录,我不愿意。我如果上去的话可能看到很多的电影,很多的书评我非常有兴趣。如果没有的话,我不会上去。你做什么初始的设计呢。

    陈琦:这个问题关系到另外两个方面,你的网站是干吗的,如果是一个商务的网站的话,会有很多的商务伙伴,会开始导入自己的通讯录,把自己的内容丰富起来。还有回到我们刚才提到的这个定位,90年代的小孩他们的上网行为非常不一样的,他可能没有一个动机,可能是上网浏览看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朋友,或者看到其他的朋友发到照片,然后他开始体验。他从这个东西非常的游离然后看到这个产品的亮点,然后开始浏览网站,这个非常重要的。

    白鸦:因为我无论在51上,还有校内上都有很多的马甲,我自己来看的90年代左右的人,其实兴趣比较广,比较分散的,但是最大的特点他希望可以展示自己,需要秀自己,在秀之前其实不是我看一个网站,就是告诉他可以秀自己,他就来了。他是先看别人怎么秀,怎么便于进来。如果今天没有海内的人吧,如果大家都聊互联网的发展,那么他没有兴趣。51解决了什么,解决了泡与被泡的问题,然后我有兴趣我就进去了。我用我的马甲上51的时候,如果我用一个男性的话,没有人加我。如果我用一个女孩的马甲,用她的资料、她的照片,复制她的资料,然后就有很多人看了我之后就加我。这就是动力。如果我上来之后有兴趣的话,没有人加我的话,那就没有意思。但是我一旦贴了图片,有兴趣了。如果我写我今天去购物了,今天去哪个酒吧完了,然后有很多的人加我,就是我拿什么吸引他。

    董冰卉:在我们现在的网站上,不是完全的你来了之后,你有一个框,必须登陆,必须注册,然后填一些信息,不是这样的。360圈的首页,上来之后首先看到型男美女,还有一个先锋人物,就是为了迎合这批孩子,他就喜欢这些东西,他们看一看360圈的用户有什么需求,我们想推荐时尚的炫酷的感觉,他们点这些人的空间,然后看看他们怎么玩儿呢,然后他有兴趣进去,这是我们一开始做引导,当然这个引导你需要更深入的有更多的东西推上去,你可以先看到这个网站干吗的,才有兴趣进去。

    实际上刚才说这个美女的事,其实通过我们的数据,我们好几期推了一个街舞的话题,很多小男孩在上面跳,但从后台监控来看,流量有一个明显的降低。所以,包括你的语言,你的所有的全部要适应这一代孩子他们怎么玩儿。

    主持人谭晨辉:其实还是刚才那个问题,讲讲85后的人到底怎么样?

    詹鹏:我在学校的时候不太和同学交流。你可以让他所感兴趣的人,但是他找到的人是否对他感兴趣,这种数据挖掘没有去做。刚才做得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比如说陈亮,他帅不帅我不感兴趣。但是我写的这些字的内容,然后我们才互相感兴趣的。360圈是做中间的什么环节的呢,怎么让我们去互相感兴趣呢?还有刚才数据挖掘的问题,我对他感兴趣,他对我感兴趣吗。

    陈琦:实际上数据和人是密不可分的,我们不仅是说图片、视频、音乐的内容,还有你的个人信息、你的图象都是你的内容,还有你的日志可以找到你,你如果对他感兴趣,你肯定对他有一个信息过去,比如说打招呼也好,他回来看你的话,不看你,看你的内容,如果你的内容他感兴趣的话,会跟你发生一些交互。

    董冰卉:像介绍对象一样,我可以介绍跟你比较合适的话,如果你是白羊座的话,我可以按照跟你相配的人。交友网站有意思的地方,包括社会当中跟别人交友有意思的地方,有很多感性的因素,很多的巧合在里面的,你没有办法,有一些数据挖掘有一定的局限的,我只能说通过我的数据挖掘强调数据库处理的技术,帮助你更好地找到朋友。但是我找的这个人,你肯定喜欢,没有办法达到。

    主持人谭晨辉:数据挖掘提高你和你潜在的感兴趣的对象偶遇的机遇,该怎么勾兑还是自己去做。

    其实这个事情可能是说到后面我们可以谈谈具体如何运营的,可能前提有几个问题,一个可能是对这群用户如何理解他们的需求怎么样的,可能还会涉及到刚才的竞争,实际上定位跟竞争有关系的。

    王峰:我说两句,关于85后或者90后的感觉。

    我妻子的妹妹比我们小8岁,应该是85后吧。我的什么感受呢,她用的比如说名字很怪的字符,我怎么都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要用那个东西呢。

    白鸦:其实你现在在北京的马路上开QQ、开奥拓的,车上使劲闪的,各种东西后面全部是装饰,然后晚上还有很多的小灯在闪,这是他们的兴趣。

    王峰:这是他们的一个群体。

    白鸦:他们的QQ空间装的很漂亮。

    王峰:韩国有一个赛我,在中国也在做。但是没有真正做起来。真正做起来的是腾讯的空间。腾讯的空间带来的收入是整个收入的20%,这个收入非常非常大。这个数据基本上是正确的。

    我这个妹妹她也在玩儿空间,整天买一个小饰品放上去。我很奇怪,互联网这么多免费的东西,我们可以找一个空间,可以做得好的像搜狐的博客。但这么多做的很好的地方,为什么他们要去腾讯空间呢。

    主持人谭晨辉:你认为好的东西他们不一定认为好。

    门贺丰:他们这一代很叛逆的。

    王峰:我想搞明白为什么。

    白鸦:我说一下我看到的现象。

    实际上我自己认为腾讯的用户已经到了一个高度了,好像说当初没有多少人用手机,现在很多人用手机了,自然而然有很大的增长,现在有一个那样的气场在里面。我有一个弟弟,年前的时候他家做生意的,我叔叔让他看店,他经常晚上通宵上网,然后第二天睡觉,然后他也不会去看店,我叔叔让我说他,好多年不用QQ,我用QQ上教训他一通,可能他一两天没有去了,然后又去了,然后叔叔又让我教训他,我说教训他没有用。我说你干脆买台电脑,在家就可以上网了,然后可以让他12点以后睡觉。我叔叔说我买了电脑,他还不在家上网,在网吧有小孩跟他一起玩儿。然后他打游戏,旁边的人可以问他打多少级了,在家地话没有那个气场在那里玩儿。

    王峰:这个可能是圈子应该理解为这个群体,这个群体的效应。

    其实很简单,玩网络游戏的很简单的一个圈子,如果进去的话大家都在玩儿。

    主持人谭晨辉:就是说你是互联网圈,跟互联网圈的人谈事情,然后他们以为我是修电脑的。

    尹莉:我没有到360之前,不太了解这一块,从我们网站来讲,拿李宇春的圈子举例子,你觉得特别不理解,这些小孩之间,可能今天李宇春买一个饰品的话,今天所有的人都去买,可能是他的这个兴趣跟你的年龄段完全不一样,仅仅是喜欢而已,或者别人说一句话,大家特别感兴趣了。可能一个小孩发了一句话,你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不值得讨论,但是很多的人回帖,就是说这拨人思考问题的角度跟我们完全不一样。

    陈琦:我也补充一下,我们一直在想他们80后在想一些什么。我觉得这也是一个用户体验的方式,包括我去网吧看一些用户怎么样玩儿,我也跟他们一起参与,我们也跟用户进行一些交流,然后请一些用户问他们有什么需求或者困难。我每天看百度的搜索的风云榜,有一个注意到就是百度的前50里面,应该有三四个很奇怪的词语,比如说第一个是非主流,甚至在前30已经持续了快大半年,一年了。非主流是小孩非常喜欢的一个词。还有DJ,还有繁体字,现在改成火星文等等,都是特定的软件生成的,他们最先就是在QQ空间,把这个做好之后,然后通过朋友之间的传递,通过小孩之间的这种炫耀,或者攀比的话,会去找寻这样的字体,这样的装扮,所以越来越流行。所以他们对于我们根本不了解的文字图片,需求越来越大。

    王峰:就是崇尚个性的这个说法。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一定要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白鸦:我的理解他们这样一群人有一个很典型的矛盾,他们就是多数人想做少数人,但是他们没有那种原创能力,他们不断复制别人的东西,QQ空间跟其他的博客不一样的东西,他把复制做得非常简单,特别容易复制别人的东西复制到你的空间上,特别容易,这个体验做得非常快。实际上就是基于用户的需求。比如说关于星座的算法,类似于这个方面的东西。

    詹鹏:其实白鸦说的这个,因为我在QQ空间写博客的,流量已经快200万了,他们很崇拜你们原创的,但是他们原创不了,所以只能装饰,所以他们的空间装饰非常好。但是他们并不是说他们不喜欢原创,完全还是他崇拜我们这群人。非常崇拜。我可以认识很多很多比我小的人。不过现在没有时间了,以前在学校的话就是这样的。整天去认识一些很小的人。还有刚才说的Q—zone,就是模仿赛我网,Q-zone下面有一群网络团队,是85后90后整个框架,从上到下,整个原创谁负责推荐,有一个很强的团队。这个团队中,可能是一个85后的人,下面指导30岁的人去怎么写文章。所以整个团队管理非常好的,但是模仿赛我网的时候,让85后90后找我们有什么优点,完全是靠用户推动起来的。

主持人谭晨辉:其实我想90年代时候考虑一个问题,人的成长路径,当你在什么年轻阶段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你想干什么,那90年代他们可能有几个外围的条件,他们接触互联网比我们那个时候容易,他们不用担心吃饭这些问题,我小的时候还得担心吃饭的问题。还有他们自己的零花钱比较多,有自己掌控的能力。还有独生子女通常来说,不像我们自己家庭里面有很多的伙伴,还有一个他们住高楼大厦,没有一个院子的氛围。可能这些东西构成他们内心的东西。

有嘉宾参与。

    介绍一下你怎么玩儿互联网?

    嘉宾(90后):我其实也很少上网,我上网的话,跟朋友聊QQ,玩儿一玩儿,有的时候去空间。

    王峰:你去其他的地方吗?

    嘉宾:有的时候去百度,或者Google上面搜一些东西。

    主持人谭晨辉:你上QQ的话,到网吧去,什么地方感觉比较爽,什么东西吸引你过去玩儿?

    嘉宾:一般上网吧去的比较多一些,因为在网吧可以有很多人可以一起玩儿。

    陈琦:你的QQ上都是什么样的朋友?你认识的还是什么样的?

    嘉宾:QQ上有一些自己的朋友,还有一些自己的同学,还有一些在QQ上认识的一些朋友。

    尹莉:新朋友多还是老朋友多?出了聊天还玩儿什么?

    嘉宾:空间里写一些东西。有的时候写自己的心情,或者花钱买Q币装饰自己的空间。

    尹莉:大多数孩子写了我今天受了一些委屈,或者一些超高兴的事情,写他们的一些心情。

    王峰:你除了QQ空间之外,还知道其他的东西吗。比如说博客?

    嘉宾:知道。

    王峰:去吗?

    嘉宾:很少去。

    王峰:你听过51吗?去吗?

    嘉宾:听过,不是很经常去。

    主持人谭晨辉:她属于在北京大城市生活的小孩。

    王峰:我有一个同事,在我边儿不是太远的,是85后的,我说你有QQ号吗,他说有,不能给你,因为我QQ空间里面写了很多的东西,不能让你看。

    主持人谭晨辉:你和他之间不是一个圈子的,有圈子的冲突。

    门贺丰:你在玩儿QQ空间的时候,什么样的事情让你感觉最爽,你看到什么东西,使用什么东西的时候,让你感觉非常爽。

    主持人谭晨辉:你可以描述一下,你在网吧里面先干什么事,后干什么事。

    你到了网吧是先去打开什么,然后玩儿什么。给大家介绍一下。

    嘉宾:我是先登陆我的QQ号,然后看有没有朋友给我留言之类的,然后跟大家聊天,或者查一些别的东西。有的时候也会看看电影什么的。

    陈琦:看电影的话从百度,还是网吧里面的?

    嘉宾:有的时候网吧里面没有的就是从百度搜的。

    主持人谭晨辉:有专门的服务器。

    嘉宾:我觉得有时候可以经常更换自己的空间,可以拿QQ币买很多的特别漂亮的东西。

    主持人谭晨辉:你觉得接触七、八十年代的人,你可以跟他们聊天吗,你觉得他们的特点是什么?

    嘉宾:其实我觉得都很容易交流到一块的。

    主持人谭晨辉:你在网上跟他们玩儿吗?

    嘉宾:在网上一般不是特别多。除非有一些自己认识的朋友。

    尹莉:他们选择朋友的渠道同龄人居多。

    门贺丰:你可以在QQ上买东西。你一个月大概多少的消费?买多少QQ币?会消费多少?

    嘉宾:一般花的也不是特别多,我是隔一段时间才去装修。

    门贺丰:你装一次的话花多少钱?

    嘉宾:每次花的都不一样。

    门贺丰:你这些Q币是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

    嘉宾:有自己买的,还有别人送的。

    主持人谭晨辉:你为什么要装修呢?

    嘉宾:比如说有自己的网友可能看你的空间,觉得挺好看的话,东西特别好。因为你的空间弄的特别漂亮,而且只要打开这个空间还有音乐,就是感觉特别漂亮。

    尹莉:这一点非常好理解,就是你为什么买牌子的非常好的漂亮的衣服。

    陈琦:你的QQ空间留言多吗,你会去看吗?

    徐志斌:她的QQ可以设置的,非好友不让访问。这个有设置吗?

    嘉宾:一般不会的。

    主持人谭晨辉:你用什么判断,是头像还是名字?第一眼的话你用什么判断去回访他?我们可能问的问题太复杂了,谢谢你!

徐志斌:我看大家讨论80后,90后,或者看85后的东西,我们自己静下心来想想,如果说85后,或者90后也好,实际上有我们曾经的年轻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两样,我们去看为什么会有颓废的一代,垮掉的一代,为什么会有各种地下的主流的东西,地下的东西成为主流,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们都曾经年轻过,其实大家都讨论腾讯,但是征途和腾讯有什么不同吗,其实做的是同样的工作,大家都是在忽略这个东西,为什么刚才一上来我问两个简单的话题,为什么这么问,其实很简单,史玉柱也是想这个问题,想明白了之后开始做这个东西,我们曾经也是想的叛逆,和大家不一样,想自己做的事情变成主流。我们和海外的小孩接触,有一个小孩我们跟他聊,聊完了之后我惊讶下了。他很年轻,工作的时候很认真,他在中国算不上网络游戏得前几名,没有人敢说他是老大,他很低调,干的一切都很好,他不出名。这个圈子里面默默无闻,什么事都不说,什么都不干,他希望把这个东西推广成主流。他是在渴望创造,给自己的生活不断添加自己的东西,我们的工作,生活,我们带着女朋友出去玩儿,其实就是更大家的生活增加一些激情。其实我们的生活他们不理解,他们的生活我们不能理解,因为他们已经过了,激情没有了,我们回过头来看Q-zone,看SNS,我们看这些网站,我们到这里来,他们是否有足够的平台,可以让我们想着干一点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干一点东西还可以成为主流。比如说大家能够facebook,可能说我有一帮损友,然后我们整体讨论怎么追女朋友,或者怎么抄试卷,我们居然把它捧起来了。

就是一个用户典型的占领这个上来的路线,这个时间表你们可以列出来吗,他上来用了哪个服务,多长时间,你们希望他一个比较理想的产品状态是什么样的,也是我们希望去想去了解,或者希望听到的一些。

陈琦:特别好的一个问题,很多观点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其实腾讯帮了很多SNS的忙,我们说怎么样来教育用户使用SNS,现在很多用户为什么不怕用注册码,是因为很多人在QQ里面习惯注册码。所以有很多的细节是腾讯空间给我们的用户带来的。回答你的问题,用户上来之后的时间表什么样的,大概我们现在的时间表,是用户注册,注册之后首先产生个人资料,到我们个人中心里面,然后个人中心有几个大部分,一个是完善个人资料,然后发资料,或者发照片,然后推荐我们的内容里面去,然后从概率来看的话,很多用户使用最多的是相册,还有模板的使用频率非常高,还有看其他的空间,参与其他人的留言。还有比较高的就是好友相互之间的交流。我们现在希望引导的是他来了之后有一些表现自己的东西,我们希望两个方向,他能够找他的朋友,跟他的朋友在一起玩儿。比如说我在这里加老谭为好友,希望跟你们一起玩儿。然后通过这个体现出来差异,这个差异不仅是你的这种装扮、空间的差异,还有刚才我们说的征途,体现出了在朋友圈子的排多少,还有在区域排多少,我们希望给他一个展示的空间。

    徐志斌:现在有一些新的产品吗?

    陈琦:我们基于社区的玩儿的产品是在开发的。

    主持人谭晨辉:现在自由发言。

    王峰:实际上这个时代崇尚非主流,腾讯我们认为是主流的,但是360圈是否可以做一个非主流的。

    门贺丰:360圈有一段时间叫做非主流社区吧。

    主持人谭晨辉:你是认为小众,还是认为跟你不一样。

    门贺丰:我觉得主流和非主流是一个概念的问题。

    王峰:我认为是与你不同。

    主持人谭晨辉:面临两个主要的对手,一个是QQ一个是51。

    董冰卉:实际上这帮小孩是跟社会区别开来,他们不是跟其他的小孩就是一个非主流的90后,而是说这个社会的非主流。

    何直群:他就想跟大家不一样。

    主持人谭晨辉:我跟一个做手机的朋友聊天的时候,现在基本上高中生都用手机了,发现一个现象,假如说一个班上有某个人买了某款手机的话,他们寻求个人的同时会寻找自己,他们用的和我们不一样。

    嘉宾:我是新浪网的科技频道的王振明。

    主持人谭晨辉:我们下半场现在开始,可能我们现在已经对90年代的人已经有一些理解了。可能从大的层面来说的话,其实做这群人的话,其实面临几个主要的竞争对手,比如说像51,像QQ,就是说在这样一个竞争的环境下,如何实现这种差异化的竞争,可能和直面的这种竞争有一些东西,这个问题探讨一下,我们可以一起帮忙出出主意,也是我们今天下午在一起聚会的一个话题。

    徐志斌:我们上半场聊的所有的基础的功能,包括51,包括所有的网站都变成一个基础的服务,如果做不到这个就不做SNS,所以这个东西很简单,你怎么玩儿新的东西来。第二你所说的我们正在开发或者集中开发的东西,哪个可以映射出你盈利的点,或者增长点有多大。

    陈亮:我其实是做技术的。但是对产品其实也很关注。技术很关键,就像一个平台。关键还是怎么锁定用户群,怎么定位这个网站服务于什么样的用户群。比如说年轻的85后,90后,有没有更详细的一个定义。这些用户在用QQ、在用51,从我们70左右年纪的人看一个网站可能不一样的角度。所以还是用户定位,然后定位之后怎么用一个核心的东西吸引他们过来的问题,这是我非常想知道的。

    何直群:我上网看了一些东西。从当前情况来看,找朋友的话挖掘还很浅,主要还是通过一些很显性的东西挖掘这个东西,需要深入地挖一些东西。另外360圈我从这里看了一下,就是刚才说的腾讯或者51,因为这个用户相对来说重合度比较大,就是他们做个性化的东西,非主流的东西,你也做这样的东西,51现在的量可能非常大,然后腾讯又有它的QQ做基础,那么360圈怎么玩儿出一个优势出来,我觉得是不是说360圈就应该发掘一些新的东西吸引一些新的元素。咱们实在不能理解这个人群,我们想到这些解决的手段可能比较适合我们的解决手段,但是这些解决手段是否可以融入这个圈子当中。我觉得360圈名字上就有一个圈的概念,好像说出的核心点圈,用户一上来就是他和圈的关系很密切的,现在来看首页、排序都是完全放在最后的,是薄弱的。跟腾讯一样,我上来之后看我个人的空间,其次看别人的空间,顺便去看看。其实还是没有把圈子突出出来,相当于我家在这边,我的圈子在三环那边,我绕了一圈以后,得绕过三环之后才能看看这个圈子,这个结构上是不是有这样的问题。我们考虑当中,深入挖掘一些新的东西引进过来,是否有可能。

    主持人谭晨辉:我对你说的圈子的问题,我有一定怀疑,因为用户的它的需求,你虽然有一个圈子的文化在里面,但是不一定作为起点。可能通常用户的行为进入一个网站,是关注我自己的朋友在我上面留下什么痕迹,我原来发布的一些东西,或者表述的东西有没有朋友跟踪。所以你在网站结构上的设计不一定是那样的一个设计的思路。我个人看法。

    何直群:让圈子和用户稍微近一点,把一定把用户搞到圈子里面去。个人空间首页的话,没有这个人任何的东西。

    主持人谭晨辉:其实校内海内跟踪的也是后续的。

    徐志斌:我觉得不理解,是这样的。首先有一点我一直不去说腾讯的,我没有得到授权书,我不能说。当然也需要一个理由,如果我们再问一下上面的本身的产品开发的东西的话,我们现在说的东西都脱离了一些本质,产品开发的本质很简单,不是我们有一个固定的圈子在这里,我们把这个套进来,圈子是需要创造的,我们想有哪些人可以进来,或者可以创造哪些圈子,我进去之后先想到好玩儿不好玩儿,能不能玩儿,怎么玩儿。不是说有个固定的圈子在里面,我们可以进来。然后请讲讲校内怎么做产品,然后这个产品怎么做,这个最重要的。

    陈亮:我说的都是之前的网站,跟现在的没有什么关系了。说说我们的经历。

    其实我们当初做校内网,我们当初在大学里面待过,离开学校不是很久,对大学生活还是很有体会的。我上大学的时候还是有网上的,知道大学的枯燥、无聊,知道跟人的需求多么强烈。当时看到facebook这个网站,当时看到国内的没有什么竞争者做同样的产品,我们理解这个产品觉得它的好处我们能够理解。然后后来仔细分析这个东西能不能做,其实很简单,因为大学生有多少,然后每年增加多少这是一个数字,我们可以得到的。然后在这么多大学里能上网的大学可以能上网,有多少大学生在平时可以上网,这个可以基本上判断出来,然后现在大学生大部分时间在干吗,他们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上网。我觉得如果我们做一个产品,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的话,也可以找到一个认同。而且他们是特殊的一群人,大家集中住在一起,他们的中学同学一直保持联系的,大学同学可能住在一起,有寝室的,有共同兴趣的同学都住在一起。这些关系特别适合这种类型的产品可以满足他们的不同的需求。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拷贝。我们用别人的产品,了解它的哪些东西对潜在的用户有意义的,然后都留下来,还有没有想太明白的东西,没有想清楚的话,就尽量简单。然后我觉得校内网能够做到现在,是因为推广和运营吧。因为我们几个创始人都是没有互联网从业经历的,不知道互联网以前怎么推广的。我们只能从一个用户的角度去想,去接近我们的用户,其实很多的人都在做这个事情,接近我们的用户,跟他们聊天,了解他们的想法,很诚恳地邀请他们使用。通过一些班级、院系,做成一个核心的用户群,通过他们实际的网络关系,不断发展壮大起来,一步步到今天这个规模。

    我不记得他们现在的网站有什么变化,就是那种很传统的,每个学校设大使,我们从学生当中找来一些产品,他们是很少的一些报酬,他们帮助我们推广和宣传。就是去送传单,这是最有效的方式让每个人先知道这个产品,先上来用用。逐渐地会有很多人用。因为上面有他的很多的朋友,很多的熟人在使用。还有web2.0,因为在我们07年的寒假之后,之前的数据合并之后,因为会有一些产品融合,两三个月数据没有增长,但是那个寒假之后会有爆炸性的增长。为什么呢,因为用户基数足够大的时候,大家寒假之后进行交流,让更多的人认识这个产品,开学之后会有一个非常大的增长。基本上就是我们的介绍。

    尹莉:我一直在做市场,因为之前投过校内的广告,当时当当网达到20%,是我们投的所有的网站没有达到的,当时校内做市场推广的时候,除了这种模式,还有其他的模式吗?我自己也有注册校内,对我来讲,我可以找到大学的同学,但是实际上我跟他们一直有联系。

    陈亮:你现在已经不在学校了吧。比如说你上课的时候,可能有一些好学生非常用功,去读书,而可能这些人非常少。但是大学生相对来说还是有一些文化的,知道不能这样虚度时光,还是希望可以结实一些朋友。还有因为大学生找朋友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有这种需求。

    尹莉:你们做市场推广的时候,除了这种模式还有其他有效的模式吗?

    陈亮:我说一个最开始的推广活动,应该有两个,产品刚上市的话,去清华、北大推广,去每个自习室的黑板上写上网址和名字,还有写上介绍的网站内容。还有也是一个06年春节的时候,就是花钱租了几辆大巴,然后接学校的人去火车站。这个活动我觉得很有意义的,一个是投入不大,但是学生需要。不是说省一点路费,他在一辆车上基本上跟列车的班次有关的,不同的学校如果坐同一个车的话,一般会坐在一辆大巴上,这样会让他们有一个联系。

    尹莉:是北京的,还是其他的地方都有?

    陈亮:北京的,就是在海淀的几所大学。

    尹莉:我做过北京的所有的高校的活动,一个是北大、一个是清华,最难做的。

    陈亮:我们有一个优势,我们的创始人一个是清华的、一个是北大的。

    主持人谭晨辉:我们听到陈亮说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社交网络方面,同样一个网站的结构,同样的服务,交给不同的人经营出来的结果完全不一样的。

    可能很大程度上我们不能就产品去讨论,来设计你如何运营,所谓的你那种吸引力,会感觉不一样。可以满足他一定程度的心里的需求。比如说他装修房子,他可以写自己的心情文字,主要是自己心里的一些东西。是更重要的一些东西。

    白鸦: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认为整个产品给用户的整个品牌的体验什么样的。

    你让用户感觉我来了之后干什么的,我写完了之后我有什么感受,我写完了以后多少人回复,多少人看了之后觉得好,这个很重要的。然后我想解释一下,延续他刚才的话题,我相信你们在06年春节的时候增长也是比较大的,因为你们在07年合并之后,没有看到什么增长。然后本来预期会有很大的增长,结果之后没有什么增长,而且本身07年可能市场已经达到那个程度,那个增长很快的,在中国特别有这样的现象,包括QQ,包括百度,都有这样的现象,春节效应非常严重。如果有一个新产品推出的话,可能不会选择在春节之后的某一段时间推出,而是在春节之前,可能人口迁移会带来一些影响,春节效应带来的这个效应是很强的。

    刚才说的为什么校内的广告的命中率为什么那么强,我们实际上认为有不同的点,现在的消费者购买一个是主动购买,还有被动消费,主动消费类似于Google,比如说我搜索,Google可以主动告诉我,但是消费者可以告诉我有人买了这个,可能我也会去买。主动消费更高一些。

    主持人谭晨辉:我个人感觉会打造一个新的模式,可能形成了一个非常的传播链,在我们原来的互联网找不到这个。

    白鸦:所谓的搜索引擎做精准营销,你搜索汽车以后,你贴吧也好旁边的广告都是汽车的,其实转化率不是很高,搜索汽车的人不一定都得买的或者怎么样,但是在朋友圈子之中,比如说我最近买车,你告诉我买什么,可能我兴趣更大一些。因为你可以给我讲的详细一些。

    主持人谭晨辉:因为我们原来做调查,就是发现你买某样东西的信息的来源,基本上会达到这样一个数据,基本上40%多是朋友推荐。这个网络在这个方面非常有潜力的。可能会使这个项目更好。社交网络这个方面潜力很大。最关键的是说能不能把这个关系网络真正建立起来。可以有一个很好的传播路径。

    白鸦:现在的精准广告转化率没有原来那么高了。现在上我们可以看到搜索带来的购买率还是很高的,只是没有挖掘更多的商业价值。淘宝最近做了淘宝的手机版,我们一些朋友聊天的时候,我们觉得淘宝的手机版最后它的用户有70%,或者更多的用户对淘宝网手机版的应用是搜索商品,对比购物,比如说我逛西单,我看到某件衣服,可能我在淘宝搜一下三千,可能在别地地方看到四千,可能有还价的资本了。你想有多少人用电子商务,有多少人用手机上网,有多少人用手机上网还在手机买东西,这个比率太小了。

    陈亮:比如说你去西单看一个东西五千块,可能在淘宝网搜一千五,可能马上在淘宝买了。

    白鸦:可能会带来搜索的能量非常大,可能慢慢转换成订单的东西。

    陈亮:校内当时推的时候,大学生新奇的原因有一个关键的地方,是实名制,不一定是真名字,但是我们至少让他们看起来是像真名字。当时很多社区,包括BSS都不是实名的,这是一个网络社区,这个方面至少是一个差异,大家比较认可这个方式。

    主持人谭晨辉:相对的真实可以带来交友效率的提升。本身商业圈的定位所谓的虚拟,相对来说的话你的名字不是那么真实的,这个地方可能带来不一样的。比如画一个图,假如以这个年龄段做一个横轴,真实性分一个纵轴,网站分在不同的地方。就是说51早期带来的我觉得能满足了一个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说QQ原来上面泡妞有一个问题,可能是假的,你不知道是恐龙还是什么,但是在51上面泡妞,那个人长的漂亮不漂亮,没有见面之前你可以保证。实际上一定程度上,把原来QQ交友方面的效率提升了,通过一些方式。其实根本的地方我在想这个社交网络的系统的竞争,我们可能看到很多表面的东西,是不是最终是说它满足这个需求,满足这个效率是高还是低了,如果效率很高的话,可能会把原来的一些用户吸引过来。这个东西我也一直在思考。

    你刚才说了很多的360圈的很多的东西,可能除了交友以外,还满足了一个娱乐的需求。比如说在360圈上面可以直接看视频了,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主流的一个东西,你单纯的界定为交朋友的话,可能不一定是那么回事。

    董冰卉:视频是我们想弱化的一个部分,整个的逻辑是说肯定会提供内容分享的这个部分,用户是有一个需求的,我们仍然有相册,这个量非常大的,会有博客,空间可以提供的最基本的东西在那儿,可能是一个博客我非常感兴趣,通过这个方式可以变成交流的手段。视频这一块可能原来更多的是一个展示,我习惯视频,把我的东西传过来,但是你不是要做一个大的分享,或者做一个视频的网站。

    主持人谭晨辉:其实我们看到很多的视频网站,他们的某一个人去秀一段视频,其实我们对他根本不感兴趣,烦死了。我们互联网的很多的图片,可能以后90年代的人用视频表述自己。我觉得可能能够走出来一些有意思的地方。如果个人跟这儿秀的话可能秀自己,如果51用图片秀自己的话,可能更促进交友。如果是自己秀自己的视频的话,可以展示自己的全貌。90后在一定程度上是性冲动的阶段,很大程度上可以满足他的需求,可能体现不同的方式,也可能是心情吧。

    白鸦:比如说80%的孩子都看过陈冠希的照片。

    主持人谭晨辉: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嘉宾郑昀:我对运营感兴趣,上半场的时候也说过为何而来的问题,我们都知道51是什么做法,有人说通过流氓软件做起来的,它是包了几个网吧,然后用低价请了大概两三百个姑娘,专门每天到这里来上班,一个姑娘必须同时对付二三十个小伙,这样地交互行为,培养出了第一批用户,这个同样是运营的一个手段,可以解决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我们看到有一定的吸引力。是为了培养核心用户,还是为了解决为何而来的问题。我是70年代的,在海内的情况下,因为用户有一个问题,会一拨一拨的进入。在海内,一拨一拨的进入,这一拨可能十几天,下一拨可能是什么引发的呢,一个是主题活动再次引发的,另外是这个网站加快交互的效果,还有通过不断发布新产品,新的模块,还有各种各样的像51的那种模板,还有各种小的一些装饰品,通过不断发布,然后促进你的用户一拨拨的热情。

    主持人谭晨辉:海内的情况有一个误导,现在满足的是那批互联网人的兴趣,这个兴趣有可能是衰减的,对于十多岁小孩的性冲动,荷尔蒙的分泌持续很多年。

    郑昀:三个月,不会保持很高的情绪。

    主持人谭晨辉:小孩的性冲动十多岁开始,在上大学可能还是持续的关系。但是我们对某一个事物的关注是情绪持续不是很久。但是怎么样更好地刺激他们荷尔蒙的分泌。

    徐志斌:你是走偏了,你把一个方向带入很暴力的倾向。

    我们在大学里面,对于女孩子怎么样大家会有兴趣,我相信我们这些人在大学里面假正经怎么样,我们当时的的想法是这帮光棍怎么在学校踢球无敌手,我们真干了。我们当时想的是怎么样秀遍全球无敌手,但是真正泡妞怎么样,没有几个这样的。

    主持人谭晨辉:其实你踢足球也是一个荷尔蒙分泌的表现。可以通过很多的方式表现出来。在踢球也是一个方面,这方面满足它的一个需求。

    徐志斌:其实我们开始的时候有一个假想,或者一个默认,我们默认360圈缺了一个方向,可能想做成51一样的,做成全国皆知的网站。我们没有听到。我们前不久的时候,我们接触了很多的小姑娘,问她们喜欢什么网站。我们都没有想到,就是一个纯黑的界面,很吓人,可能卖的都是你不喜欢地东西,是类似一个很个性化的淘宝。没有多少钱的。其实我们看看爱情公寓,适合腾讯的Q众也好,是很类似的东西,但是也是挣钱的。我们想360圈追求的慢无目标的东西呢,还是一个大的目标,我建议你看看这样的网站,它流量很低,但是踏踏实实地挣钱,这个网站非常小,但是我们看到很多,它不说话,我们希望它们可以说话,我们想跟他们聊聊,我们想做一个系列。我们在新浪的时候,你拿到巨大的融资几千万美金,我们请你来聊天。我们自己做完了之后,自己的想法变了,你做得很小,然后你扎扎实实挣钱了,然后我们想聊聊你的经验,他们不出来说,他们认为挣钱了,不需要说。但是他们扎扎实实的个性,切切实实在这个圈子里面,主要的需求都满足了。所以我们有的时候说的太过务虚了,或者一些目标太过强大了,而且门槛被51,腾讯,门槛抬的无限高了。我听说360圈的数据开发有10个,20个,想开发的话太难了,而且他们有API的话有几十万的义务人员在开发。

    陈琦:我觉得我们不是要做一个那么大的,举国皆知的网站。我们经常说的年轻的时尚的交友平台,是一个细化的,并不是QQ做一个举国皆知的,爱情公寓是女性用户最喜欢的社交网站这块做得非常好,我们也是一直学习他们。我们总的来说我认为我们特别扎实做事情。我们到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才真正地出来跟一些人做一些交流,跟媒体做一些交流,说360圈做事情。我们的技术占了我们三分之一的人手。所以你提出特别好的问题,我们怎么样来在小的细方面来做,做好,做精。因为跟大家交流一些想法,我也提出来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比如说我们的用户,我们的核心用户,基本上很多人在QQ空间都有自己的空间,他们也去51,他们现在成为了一个用户有好几个地方来回走,不是说只去一个地方。在每个地方有不同的圈子,刚才说的我有人、有关系才会来。比如说在51留一个360圈的地址,在其他的地方互相留。以后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趋势,这是我提出来的,大家想想怎么做。

    主持人谭晨辉:其实现在打通之间的关系管理和联络的话,可能还是靠QQ和IM。

    徐志斌:其实我们有一个例子可以参考。

    就是在美国友这样的一个人,说Google有地图服务了,还有一个中介公司告诉你哪些地方有房子出售,这个人找的时候很难受,其实很多的网站曾经介绍过,于是做一个改良,我做一个网站,这个网站的基础就是两个,一个是Google地图,一个是中介公司提供的数据,重叠在一起的你可以看到你所在的街区,或者你所希望的街区有什么样的房子出售,你可以看出来,这个人被Google招进来了。他为什么不卖掉它,而且他说我没有知识产权,任何一个公司告我就死掉了。因此你说的这个需求非常强烈的,但是壁垒也是非常非常明显的。

    主持人谭晨辉:我给大家介绍两个服务,与这个事情非常有关系的。就是大家知道Friendfeed就是把网络方面的好友进行一个很好的跟踪,减少你跨平台使用的麻烦性,这样一个基础需要其他的地方开放接口的,才能可能这样的进行一个跟踪,也是我们一再倡导的开放平台给用户带来非常大的好处。还有分散到各个地方的商务网站,可以让老板很好地管理。可能我观察他,可能现在唯一能够让大家打通平台的就是那个QQ,我们现在到处留QQ号码,我们在QQ上可以进行管理。发现哪些地方做得再好,其实都在QQ上,从竞争的角度考虑,你拿一个什么东西,可以方便于他们跨平台的管理,一直放在你这个地方。不是开放平台的话,非常难做的事情。

    徐志斌:早前有一个人,其实做的很多的东西,也是中国卖出第一个互联网广告的团队,他做这个东西非常简单,把所有的机票,最便宜的东西在这里搜是最便宜的,携程告了他。其实张本伟,他做了一个转型的增值工具,做一些事情的人,可以通过我这个可以了解更多,但是他最终没有做成的原因,有各种的原因,就是彭家卫搞得那个不断给大家发骚扰信息,最后认定是他干的,所以他很郁闷。第二因为他的名字跟微软英文一样,他如果不改的话微软要告他,所以他改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需求在那里的,关键看你怎么干。

    主持人谭晨辉:现在实际上在互联网上数据是瞬间变化的。

    徐志斌:在前年乃至大前年,号称购物比较地搜索引擎,很多人做了,最终如缤纷购物等等,包括很多的搜索引擎,包括中搜都有一个功能,最后都烟消云散了。

    白鸦:开始做新闻,现在很多的网站给百度打工。现在很多的社交网站都在给腾讯打工。现在出现一个现象,无论大的小的社交网站开始做IM,发现很多,搜狐做过,还有很小的网站做IM,我认为他们做了IM只是提升了腾讯的价值,因为他们做的IM,发现IM的市场依然涛声依旧。首先想好你这个阶段要做的东西是什么,如果没有像百度这样大平台,你的IM不可以吸引到现在的用户的话,你做IM的话没有价值的。

    徐志斌:我不认同的,所以的人看新闻,还是比较信赖新浪,我们知道百度的目的需要找一条新闻,不是到那里看新闻,这是主要的。

    还有一点我们看的原因因为什么,因为一个巨大的经营编辑给你推荐的这个时间段新闻在哪里。

    我们礼拜六、礼拜天发一大堆的垃圾稿在上面的话,百度在最上面的位置,我们看到下面的话看不到的,但是百度放在最高的位置。包括博客,我们有一段时间不看好的原因,很简单,当大量的海量东西在那里的话,你无法判断哪些是精英好的东西,我们希望看好的东西,所以其实打工也好,不打工也好,有一个说话比你说的更猛,宫益国,你再做原创,只是在更多的信息海洋当中增加一条垃圾而已,比如说我号称有多么牛,我每天只是制造大量的垃圾而已。为什么新浪可以屹立不倒,很简单,它的这个队伍可以告诉你它的价值在哪里,明确地告诉你,我们去看,我们认同他,我们在后面激烈讨论跟屏,这是一个发散,回到这里要有一个核心,让大家能够上来,有话说,知道怎么玩儿,怎么好玩儿,我要告诉张三,告诉李四,告诉王五,最后地下文化形成了。像摇滚,黑人的各种各样的文化,现在慢慢出的文化在网上走。现在“我靠”居然变成一个主流,很High,很强大居然在国务院新闻办上讲出来。

    主持人谭晨辉:我补充两点,一个是对于数据的整合,这个角度来说,刚才在其他领域相对来说比较好做,新闻的数据都可以得到,在社交网络里面有一个问题,社交网络不是开放的,从技术的角度来实现要进行整合的话,这个难度非常大。目前我们只能在美国看到Friendfeed,只是基于他们那个地方开放了,在中国要实现社交网络,对于我个人的咨询和关系整合的话,目前来说看不到。

    还有新浪实际上在理解博客上,其实是有一点偏差的,理解博客为媒体,你发现太多垃圾了,但是你理解为社区的话你发现它不是垃圾,是分散化。是长尾对长尾的,可能写一些垃圾的心情,对于媒体的角度没有任何价值的,对于我的朋友有价值的。

    王峰:我同意你的观点,可能博客我写的东西我这个圈子可能看,对于不了解我的人百分之百是垃圾。

    尹莉:我记得一个事情,去年参加赢在中国海选的时候,最后那个节目被刷下去了,江南春发表一个观点,其实我们大家都是在无聊产业当中寻找无聊价值而已。这个话我记得非常深刻。

    主持人谭晨辉:就是360圈的人,和51和QQ的重合度比较高,你怎么让用户更多的在你的这个地方玩儿,不是跑到别的地方。

    徐志斌:我们的用户和某些网站,和我们竞争对手的用户不是一个用户。

    主持人谭晨辉:你观察85后,90年代,他们上网的时候,你在干什么,申请QQ号。你这个时候不能避免用户群体的重合。用户群体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本身有可能用不同的产品,那么这个用户是可以重合的,在需求上可以满足不同的差异。有的网络可以满足光明正大的。还有一个是去做一些歪门邪道的类似的东西。在某一个社交网络不可能满足你所有社交的需求。在中国发现关系上的冲突。

    一个同学在外校泡妞的话,可能不想让同学知道。这个地方不一样。是不是可以在这个方面有一些考虑。

    陈琦:重合度上需要多种选择,不是让用户只来360圈,不去51,不去QQ,我觉得这个不可避免。

    徐志斌:这个问题很简单,雅虎非常强大,MSN很强大,为什么冒出现在的这些网站,难道真的在这些网站之下…?

    王峰:为什么这个环境当中,有51出现呢?

    主持人谭晨辉:51最开始的出现,就是和QQ竞争。

    徐志斌:我们原来聊过这个话题,原来没有想过把QQ作为竞争对手的。这些东西不存在所谓的竞争

    王峰:我觉得你们研究51是很有意义的,51是很成功的案例。现在51的流量在前几位就有了。解决了一个效率的问题。这个问题最核心的,怎么样把效率更高,用户上来以后效率更高得话就不用了。

    何直群:我觉得找朋友的挖掘需要更深入的去做。所以51解决了交友的信任,比腾讯来说解决交友的问题。最起码我谈时候知道视频认证的照片是一个美女,知道是一个女的,不是一个老太太。

    白鸦:我说一下我的看法。

    我觉得实际上用户的重合度是一定的,其实用户的重合度最高的不是这些网站,用户的重合度最高的是百度,包括咱们这一圈重合度非常高。其实重合度是非常非常高的,就看你到底把用户怎么看,如果用需求来看,你解决的是不同的需求。

    我不同意你们说的,包括单独看人的来说,51和QQ的重合度没有那么高,51真正的用户来源于二三线城市,腾讯呢,在广州那么大的用户群,北京、上海,占了中国网民的将近60%,起码半壁江山是有的。51现在基本上没有这几个城市的用户。

    何直群:我觉得至少99.9%以上都有QQ。

    白鸦:有多少二线城市和一线城市的比例。

    陈琦:北京、上海,广州的话我们的统计非常高的。广州的统计非常高的。

    白鸦:单拿51来比的话,你们的重合度没有那么高。

    王峰:360圈竞争的话,比如说51的用户他们用这个界面,可能他们后台是用QQ来联系的,带来的价值是页面,网友。

    主持人谭晨辉:在51的话先去踩空间,这样的不同的交友路径带来的效果非常大的差异。我们查QQ号的时候知道的信息非常简单,了解的非常不足的,在空间先了解一下,这个地方对你的了解全貌会更好地。在这个情况之下,也有助于提升交友的效率。这样不同的产品,从做产品的角度是这样的,同样的需求更好地满足,但是满足不太舒服,你可以让用户更舒服一下,除非你特别聪明,但是这种基本上不可能的。我们觉得360圈的同样的这群小孩子的交友需求怎么样更好地满足他。

    还有一个推广的问题,实际上我觉得可能是按照我们的思路找主流的媒体,包括我们在某些地方,实际上对于你没有太多的帮助,我所了解的51的推广方法确实很土,但是很到位。比如说网吧,还有在车站、火车站打广告。你只要搞推广的话,能够找一个路径影响你的群体而已。没有其他的东西。什么东西可以影响,你找那个群体。校内网,为什么知道是大学,就是上课的时候在黑板上写一下。360圈要清楚你想发展的用户在哪里,就去找他们。不用想的太多,要采用什么什么所谓的现在的很高的媒体。这是我的个人感觉。

    董冰卉:因为实际上大的媒体,我们做过很多的测试,早期的时候。我们自己摸索这种经验,早期的时候我们做过很多的网站,发现越大的媒体效果越差。因为这个群体不喜欢大众的东西,喜欢那种非主流的东西,这种小众的媒体的传播途经可能带来的效果好很多。通过一些研究机构可以找到这个推广好的用户。

    主持人谭晨辉:可能从推广效率角度来说,比如在视频网站,还有所谓的地下的很多东西,比如说雇人,让你的用户去传,去发展。然后你给他钱,在学校里面。这些都是可以考虑的。这个效果比其他的效果更有影响。

    门贺丰:我现在偶尔去校内聊聊,四个人跟我聊,两个校内大使,两个是校内的工作人员,其他人没有聊过。其实两个校内大使,他们之间我了解到他们一个月三百块钱,一个学校注册一个人,会有一定比例的奖励,就是提升。最高可以达到1块钱,还有不一样的。他们把这些大使就是他们的核心会员,他们的核心会员变成自己的人,会做一些培训,把这个当做自己的事,所以他们很积极地去做,然后他们可以赚钱,我觉得这种效果还是很好的。和他们校内的工作人员聊一些关于这个方面的。大概也是这样一个情况。

    主持人谭晨辉:我们观察社交网络从媒体传播的性质来说,本身能够优于这样的门户式的、搜索式的,本身是一个网络结构。同样推广我们的自己的社交网络的时候,是否可以利用网络。比如说类似于传销,也是利用网络。但是实际上我们还可以用人。

    白鸦:大家都知道的周五的最经典的营销案例,很多人收到一个短信,油该涨价了。大家都去买油,结果其实没有涨。

    门贺丰:在网上发布一个消息,一看排队,不想去了,但是自己真没有油了,再不加就不行了,等出来的时候一看队伍已经排两百米了。

    主持人谭晨辉:还有一个经典的案例,就是散步。正好利用手机网络,大家相约某一天,在某时什么地方散步。我们可以理解为一个典型的营销案例,实际上切中了广大人民的需求,所以大家对某一件事感兴趣。然后只要有一个人出发了,最后的结果我们党找不到那个信息员在哪里。可能一定程度上,360圈是不是可能在很多地方布一些消息员,能够形成一个网络。本身和社交网络是切合的。

    尹莉:如果从营销角度来说,这个是普遍营销的原理,不用宣传了。

    主持人谭晨辉:口口相传,相对来说是等待的,非主动式的。在推广方面是说不管这个东西好不好,利用这个结构进行宣传。在没有形成很好用户口碑的情况下,你找一个刺激物让他们网络传播,有可能是钱,有可能是秀。也是可以考虑的。我觉得在这个方面的营销方式创新,可能能够带来形成。

    尹莉:目前论坛和博客是很看重的一块资源。

    主持人谭晨辉:我始终认为在传播上面,还不够太直接的一个方式。你还是按照广告模式的,只是选择的载体不一样。

    尹莉:我说的不是做广告,假设现在的一种新的营销模式,我策划一个很有兴趣的话题,可能引来N多的人回帖、跟踪,这样的一种传播方式。现在很新,但是这种方式从我来看这个非常有效。

何直群:发现一个传播的点,把自己加进去。发现现在传了某一个东西很有意思,然后自己加到当中,然后进行传播,然后发现你传播的东西,你在里面附带的传出去了。

尹莉:我曾经想过利用陈冠希的事件做一个传播,但是我觉得我控制不了这个事。

    主持人谭晨辉: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说这是媒体式的炒作的方式,跟社交网络的结构可能有冲突。天涯满足了这个,但是在校内、海内,或者是QQ、51上面没有形成一个东西。本身这个事情和社交网络有冲突的。

    徐志斌:咱们现在讨论如何推广的事情,这样做的话非常劳师动众的事情,每天在网络媒体当中媒体预见无数次,你要推动的事情,一个要么让你喜欢的牙根痒痒,或者让你恨的牙根痒痒,如果你找一堆人做这样的事情非常浪费。为什么51不这么干,非常简单,因为我不干这个事情,我自己的网友可以运转很多的事情,如果自己做这些事情的话,还叫什么呢。其实陈亮讲的东西,回头来讲的话很对的。我们大家讨论竞争的时候,真正的竞争是所有的网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看谁吸引新的用户的速度和能力,这才是真正的竞争。不管你是新的360圈,还是你是老的某一家大网站,你的速度更快,可以跟他在同一个话语权的位置对话,你如果达到这个能力的话,才是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其实陈亮说的那些东西,我们怎么样考虑产品,怎么样开发,就是这个产品的开发思路、运营思路,推广思路我觉得这个东西需要想一想的。

    尹莉:属于产品第一。

    主持人谭晨辉:今天正式的讨论就到这里。

 

360圈高层背景介绍:


 

陈琦 先生
360圈中国区总经理
 

如同360圈倡导的年轻多彩理念一样,陈琦先生的经历同样丰富而精彩。经济金融专业毕业,90年代中后期接触网络,已经是当时高校热门的水木清华BBS的积极人物。疯狂的热爱互联网,其个人网站被《三联生活周刊》列为中国十大特色个人网站,早期博客先锋。

 

陈琦曾任职于中央电视台,策划并执行一系列中央电视台的电视栏目与网络活动。之后加入国际自然保护组织,其间领导了美国国家地理支持的乡村影像等项目,足迹遍及西部藏区,还作为独立互联网咨询师参与web2.0网站的策划。

 

2007年,陈琦回归互联网,与朋友O.D.KOBO先生、董冰卉女士一起创建360圈,秉承圈子改变生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互联网核心的理念,努力打造360圈成为年轻人社会化网络里一个与众不同的交友平台。

 

陈琦拥有多彩的阅历与广阔的视野、 广泛的兴趣以及年轻激扬的心态。曾攀越珠穆朗玛峰近7000米的营地、乘热气球飞跃三峡以及各地的背包旅行。旅行、自然、互联网,即是他生活的主要部分。

 


 

董冰卉 女士
Koonaloo集团亚太区总监以及360圈网站总监   
 

21岁大学毕业时,董冰卉女士放弃原生物工程专业,加入成立初期的《东方时空》,成为当时中央电视台最年轻的编导,之后任《探索发现》节目主力编导。2002 年,由董冰卉编辑的《发现滇金丝猴》获英国自然银幕电影节TVE大奖,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在世界顶级的自然电影节上获奖。

2003年,董冰卉加入了保护国际,全球最大的自然保护组织之一。在成立之初的中国办公室担任项目交流官员。负责宣传环保理念,促进公众、保护者、当地社区的交流沟通。2004 年移居以色列,任职于高科技和网络公司。

2007年1月再次回归媒体,在KOOLANOO 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O.D.Kobo先生的力邀之下加入360圈, 出任网站总监。

在从事多年媒体与项目交流工作之后,董冰卉女士深刻体会到沟通交流的魅力与重要性。热切希望360圈能帮助中国年轻人找到更多兴趣相投的朋友,成为好玩、有效的沟通平台。

研讨会嘉宾简介:

主持人谭晨辉:帮客俱乐部负责人、知名博客(搜狐)

擅长:社区研究

刘兴亮:大度咨询副总裁、知名IT博客

擅长:互联网行业研究,目前博客浏览量已经突破千万(新浪)

白鸦:5G咨询核心成员、知名博客(donews)

擅长:社区研究

王峰:搜房网无线业务副总、知名博客(新浪)

擅长:无线营销研究

门贺丰:富门国际、知名博客(搜狐)

擅长:创新模式研究

何直群:怪兽网CTO、博客(搜狐)

擅长:社区运营

詹鹏:知名博客(donews、赛迪、TechWeb等),网络营销分析师

擅长:博客营销

郑昀:知名博客

擅长:数据营销

徐志斌:腾讯科技频道副主编

王振民:新浪网科技主编

关睿:计世网执行总编

徐新事:donews主编

王琳:赛迪网

 

 


发表评论| 收藏此页到365Key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詹鹏介绍

詹鹏 詹鹏,写着玩,不带观点,仅供娱乐。 手机15911100139 腾讯QQ:zhanpeng@qzone.qq.com MSN zhanp@live.cn 互联网/IT专家评论群 45886351 (仅供记者/编辑加入, 其他的基本都在里面) 深圳站长群 25230497 (深圳站长及深圳 互联网从业者) 抚州站长群 1438057 (抚州站长) 江西站长群 13846690 (江西站长) 北方IT评论群 8022908 南方IT评论群 7921304 IT评论圈站长群 41017616 有道评论圈群 21638795 (网易IT评论) 学生IT群 8563637 (84-90年代IT /互联网学生共勉) IT评论圈北京群 27867437 IT人士如遇加入问题,可联系
詹鹏的栏目

詹鹏更新

本站更新

本站焦点

詹鹏归档

>>More
关于我们 [English] | 合作联系 | 版权信息 | 聚会相册 | 友情连接 | 使用指南
Copyright (C) 2000-2005 DoNews.COM ( IT社区&媒体平台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