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com
《反垄断法》实施在即 微软被押上“民意审判台”
李国训 | IT报道 | 出处:原创-IT| 2008年07月11日 09:37 | 阅读
        
微软能否成为第一被告?随着中国《反垄断法》出台日期的临近,由此引发的巨大悬念将随之揭晓

  7月5日,远在无锡的永中科技总经理曹参专程赶到了北京。当天下午,在中关村某处僻静的会馆中,他向到场的20多位业内人士提出了一个观点:呼吁政府将微软列为中国反垄断法的“第一被告”。

  这一观点很快引起在场人士的赞同。该天下午由博客网举办的小型研讨会,很快就演变成为一场针对微软的“批斗会”。这种热闹场景,连主办方博客网的创办人方兴东也感到意外。

  曹参更是有种淋漓畅快的感觉。永中科技是国产Office软件的代表企业,作为微软长期的竞争对手之一,曹参一直希望政府提高对微软垄断现象的警惕。尤其在历经13年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以下简称《反垄断法》)终于获得全国人大通过,并将于8月1日正式实施,更是让身单力薄的曹参看到了机会的来临。

  “微软在中国一直滥用垄断地位,利用技术垄断和市场垄断双重手段打压国内企业,并让国人承受比国际更高的价格。”曹参说。他表示,如果政府不出面,永中科技也准备跟微软打官司,“我们不怕它,正在搜集各方面的相关证据”。

  著名IT评论家方兴东也认为,《反垄断法》出台的目的是打击那些滥用垄断妨碍公平竞争的行为。在这以前,方兴东一直是国内号召反对微软霸权的旗手。

  微软能否成为第一被告?随着中国《反垄断法》出台日期的临近,由此引发的巨大悬念将随之揭晓。

  傲慢的“中国往事”

  实际上,微软与“反垄断”挂钩并不是新鲜事,它在美国本土以及欧盟、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已经遭遇了多次反垄断调查,并且屡讼屡败。唯独在中国市场,由于相关法律缺失,微软十余年来一直有恃无恐。

  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副秘书长袁萌还清楚地记得,十多年前,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微软,只是在中国人民大学对面破旧的小胡同里租了个办事处。袁萌当时特意跑去看了一眼,他第一感觉是这家公司相当低调。

  然而,微软之后的一系列强势行为却让袁萌大跌眼镜。

  刚进入中国市场时,微软公司利用“欲擒故纵”的战略,通过纵容盗版行为来达到免费广告推销的目的。但在完成垄断后,微软便开始大张旗鼓反盗版。十余年来,微软无数次将涉嫌盗版的企业用户诉上法庭,索赔金额少则数十万元,多则上千万元,甚至连贫困地区的中小学校也不能幸免。而收到微软律师函恐吓的企业更是不计其数。

  鉴于这种做法所引起的民众反感过于强烈,微软还联系美国商业软件联盟(BSA)等组织针对中国展开多年盗版调查,并利用中国加入WTO的迫切心态,频频向中国政府施压。

  “这些盗版调查像一座大山,压了中国十几年,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方兴东说。

  对国内软件产业危害更大的,则是微软借助于市场垄断和技术垄断,通过不开放兼容接口以及捆绑销售等做法,遏制本土企业的生存空间,进而维护自己的垄断地位和暴利。

  金山WPS(一种文字处理软件)当年戏剧性地凋谢就是一个典型案例:一度风靡中国市场的金山WPS应微软要求开放了接口,但没想到,微软却没有向金山开放相应接口。在微软操作系统的捆绑下,WPS用户纷纷转向Office怀抱——等到多年后WPS可以兼容Office时,微软一家独大的格局已难改写。

  绑架式销售

  即使在倡导采购本土软件的政府采购中,微软垄断和捆绑销售的做法也屡试不爽,畅行无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政府采购都被迫屈从于微软的“霸权”。直到我国政府多次加大扶持国产软件力度,这种势头才得到一定遏制。

  据曹参回忆,在2004年国家农委采购工程中,微软给采购部门发去传真,声称对方必须购买Office产品,否则拒绝向对方销售Windows 操作系统。就在去年湖北某政府采购项目中,微软故伎重演:为了打击竞争对手,它同意免费赠送Office软件,但前提是对方购买Windows必须加价 400元。

  曹参认为,微软在垄断形式上存在市场垄断和技术垄断,在产品方面是体现在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的双重垄断。这种双重垄断的危害性远远要超过英特尔在单一芯片领域的垄断。

  “Windows相当于一个大球场,但微软既是裁判又是选手,这让别的球队怎么能赢?”曹参向《财经时报》无奈表示。微软利用操作系统的垄断为其Office、IE等产品销售提供巨大便利,这对竞争对手而言显然是极大的不公平。

  金山软件董事长兼CEO求伯君同样对这种状况感到不满:“这些行为显然是利用垄断打击其他竞争对手。”7月9日,国家电网宣布耗资千万元采购金山WPS办公软件,这让长期挑战微软的求伯君感到无比欣慰。金山WPS长期生活在与微软“不对称”竞争的环境中,一度濒临倒闭。现在能够频频夺得政府采购大单,这样的胜利来之不易。

  惊人暴利

  实际上,微软等软件巨头把中国市场的产品价格定得太高,甚至超过美国本土水平,是导致盗版软件在中国市场盛行的主要原因。

  迫于中国《反垄断法》即将出台的压力,微软决定从今年7月份开始半价销售Office产品,售价为699元。如此大规模的优惠幅度创下了其在华销售的最低纪录。在这以前,微软很少有过大幅优惠的举措——这也恰恰说明,此前微软在华“牢不可撼”的销售价格不过是为了获取更大的暴利空间。

  以政府采购为例,微软采取的一直是高价销售的策略。2001年北京市政府决定采购数万套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微软Office给出的报价为 2800元。但事实上,曹参当时在零售市场购买正版Office的价格只有2500元。“所幸的是,当年北京市政府明文拒绝采购微软产品。”

  国产软件商红旗中文2000的总经理胡才勇也透露,在遭遇2001年北京市政府打压后,再加上国产Office软件逐渐成熟的表现,2004年微软Office价格降低了800元,达到2000元左右。此后,微软Office最低价格又降为1451元。

  相比之下,国产办公软件的价格只有微软Office的1/5.“仅2005年,由于我们国产软件的竞争,有关政府部门就节约了6.8亿元的采购成本。”曹参援引一份当时信息产业部出示的数据称。

  妥协姿态遭质疑

  实际上,微软也感觉到了巨大压力,并且作出了某种程度的妥协。但这些妥协措施在业内人士看来依然不够“真诚”。

  今年2月,微软被迫采取开放包括应用程序接口(API)以及通信协议等在内的一系列举措。微软中国公司董事长张亚勤当时对此声称,开放是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微软作为产业领导者的必然之举。

  在业界人士看来,微软此举不过是迫于全球范围内反垄断浪潮的压力。而且,随着以Google为代表的开放式互联网软件的兴起,微软过度自我封闭的做法无异于“自毁长城”,开放接口是形势所逼。

  曹参在对这些开放的内容逐一研究之后更是大失所望:“说老实话,它公布的东西非常不完整,我们真正想知道的东西它都没有公布。”曹参认为,微软所谓开放接口的说法不过是在欺骗消费大众。

  胡才勇也认为,微软开放的API接口“非常粗略”,公布的内容和真实的细节存在很大差异,竞争对手依然必须按照微软的规则办事——“这显然还是垄断的心态”。

  即使微软将Office价格降到了699元,曹参依然认为,这个价格还是高过美国境内的售价。

  按照微软公布的价格显示,Office个人版在美国售价为149美元,相当于1000元人民币。但曹参在美国网上搜索发现,美国市场真实售价要低得多。“有四家渠道商开价才60美元,最贵的也仅为100美元。也就是说,美国买正版Office的价格不过400元人民币,比国内最新的699元还少 1/3.”曹参认为,相比中美两国人们的收入水平,微软在中国高价销售软件的做法显然极不合理。

  曹参认为,正是微软在中国的垄断地位,维持了其巨额利润。而中国《反垄断法》的长期缺失,也助长了微软的气焰。“这个事实必须得到改变。”■

链接

  微软反垄断调查一览表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创立于1975年的微软就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不断遭到反垄断诉讼。

  美国

  1990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就微软与IBM在个人电脑软件市场可能产生的冲突进行调查,后由美国司法部接管。

  1997年10月,美国司法部指控微软垄断操作系统,将浏览器软件与视窗操作系统软件非法捆绑销售。

  1998年10月,微软垄断案开始审理。

  2000年6月,美国地方法院作出对微软拆分的判决。

  2001年6月,微软躲过被拆分的命运,但其违反反垄断法罪名成立。

  2001年11月,微软和美国司法部达成妥协。

  2002年,美国联邦法院批准了和解协议,微软面对至少为期5年的惩罚性措施。

  欧盟

  1998年12月,欧盟对微软公司反垄断调查开始。

  2004年3月,欧盟委员会认定微软公司滥用了在个人电脑操作系统市场上的优势地位,要求其做相应改变,并开出4.97亿欧元的巨额罚单。

  2006年7月,欧盟委员会决定对微软公司再次处以总额2.8亿欧元的罚款。

  2007年3月,欧盟委员会威胁对微软公司再次处以每天300万欧元的罚款。

  2007年10月,微软答应履行处罚决定。

  2008年2月,欧盟又对微软开出高达8.99亿欧元的罚单。

  韩国

  2001年4月,韩国Daum通信公司控告微软及其韩国子公司涉嫌在即时通信软件业务上有不公平的商业行为。

  2004年11月,微软被指控在其视窗操作系统中捆绑MSN即时通信软件的行为违反了公平竞争的原则。

  2005年,KFTC(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判定对微软处以3543万美元的罚款,并在操作系统中取消对MSN即时通信软件的捆绑。

  2005年11月,微软为了和解反垄断起诉,向Daum支付1000万美元现金。

  2007年10月,微软最终接受3543万美元的巨额罚款,并在视窗系列操作系统中解除对MSN即时通信软件的捆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