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com
《反垄断法》悬顶 微软再祭盗版“大棒”搞公关
李国训 | IT报道 | 出处:原创-IT| 2008年07月24日 23:38 | 阅读
         财经时报 李国训

  全球最大软件巨头微软最近有些烦。随着8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以下简称《反垄断法》)的出台,以及国内民意所向,这家在全球遭遇大面积反垄断调查的“明星企业”似乎劫难难逃。

  不过,“意外”依然可能发生。最近,微软再次祭出了屡试不爽的盗版“大棒”,加大向中国政府施压的力度。同时微软也尽量把自己包装成“受害者”形象,试图扭转国内民众的反对情绪,从而达到避免成为《反垄断法》“第一被告”的目的。

  “表面示好假装大方,背后通过盟友和媒体向中国政府施压,这是微软一贯擅长的做法,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玄鸟传媒CEO郭开森向《财经时报》分析称。他认为,微软和中国政府一直在盗版问题上“斗智斗勇”,这也注定中国针对微软启动反垄断调查将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斗争过程。

  再祭盗版“大棒”

  最近,微软公布了最近上一财年(2007年7月1日至2008年6月30日)的财报,财报显示,微软全财年收入为604.2亿美元,营业利润224.9亿美元。不过同时,微软也调低了下一财年的增长预期。财报发布当日,微软股价下跌6%,报收25.87美元。

  增长放缓并非难以理解的事情。但在一些“有心人”的授意下,中国盗版问题却“当仁不让”成为了微软增长放缓的“罪魁祸首”。

  “作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PC市场,中国盗版软件的死灰复燃会拖累微软今年利润增长速度。”这是某美国媒体最近抛出的一个观点。该观点甚至暗示称,中国政府应该为微软收入损失“买单”。微软也在数月前称,今年中国政府打击盗版软件的力度减小了。

  在历史上,微软等企业拿中国盗版问题“说事”已非第一次了。每一次都能引起中美双方的激烈争论。但这一次抛出的观点,却连美国本土的分析师也觉得匪夷所思。

  瑞银分析师Heather Bellini认为,微软估计今年第三季度因中国盗版Windows而损失3亿美元的观点太过意外。基金投资公司Loomis Sayles分析师Tony Ursillo也认为:“在前半个财政年微软还宣称打击盗版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仅仅一个季度,微软就损失了这么多,这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

  “实际上,在Google等互联网企业的威胁下,微软依靠卖软件许可证的传统销售模式正在面临危机,这才是微软盈利能力持续下降的根本原因。”郭开森认为,此外,美国经济形势低迷也是影响微软收入的一个重要因素。

  此前两个月,中国政府与微软已经就中国盗版问题进行过一次短暂交锋。当时,美国商业软件联盟(BSA)公布一项针对中国地调查,该调查显示,2007年中国计算机软件盗版率居高不下,为82%。随后,国家知识产权总局副局长张勤、工业和信息部产品副司长陈英先后指出,国外机构是在有意“妖魔化”中国盗版现象。

  “美国商业软件联盟就是由微软等软件巨头幕后指使的组织,他们已经多次给中国政府施压。”早在去年,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方兴东就向《财经时报》披露说。

  “国外机构和微软对中国政府打击盗版现象的努力视而不见,并且借助中国盗版问题转移自身危机的做法,确实很不合适。”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对《财经时报》这样评述。

  实际上,中国政府多年以来一直不遗余力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这使国内盗版现象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善。今年4月,我国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治理非法预装计算机软件专项行动”,6月12日,国家版权局、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再度启动了为期4个月的“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行动”。

  某业内人士认为,把微软收入增长放缓与盗版问题挂钩并不准确。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当年放纵盗版,才造成了微软在事实上的垄断地位。微软创始人比尔·盖兹早在1998年曾宣称:“有人不花钱买软件,喜欢偷(steal),但只要他们想偷,我们希望他们偷我们的。因为他们会上瘾,我们将研究在未来 10年如何向他们收钱。”

  近日,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在接受采访时也不得不承认说,中国政府打击盗版的行为使微软Vista的销售更加顺利。

  谁来调查微软?

  “在背后拿盗版问题施压,这可能是微软应对中国《反垄断法》的一种策略。”业内资深专家郭开森告诉《财经时报》称。

  不久前,国内业界人士和媒体纷纷指出,随着《反垄断法》的出台,微软将可能成为“第一被告”。同时,《财经时报》也在7月11日发表了《“民意审判台”热烤微软》一文。事件之后,微软公司针对政府和媒体也采取了大量公关活动。

  在这种背景下,微软祭出盗版“大棒”的姿态令人玩味。而另一个严峻的现实是,由于《反垄断法》具体操作条例并未真正推出,由谁来调查微软,以及该如何调查微软在目前还是个未知数。对于微软而言,这显然也意味着存在巨大的谈判空间。

  永中科技董事长曹参认为,微软富可敌国,国内中小企业很难和微软抗衡,单纯依靠企业诉讼显然是不行的,关键时刻应该由政府出面。“政府主导反垄断调查的原则不能变。至于具体哪些部门会参与其中,我们企业目前还不清楚。”

  “微软不是普通的企业,它控制着全世界的IT价值链。从国家角度看,反对微软垄断也是必须。”曹参举例称,中国目前有一亿台电脑,如果微软坚持不降价,按照正版比例70%来算,未来30年我国交给微软的财富将是几万亿美元。

  倪光南也认为,欧盟在反垄断方面的一些做法很值得中国学习。“负责调查微软的欧盟委员会和美国司法部都是很高级别的政府部门,他们有能力直接调查微软。而一般企业或者一般政府部门就很难做到这点。”

  《反垄断法》起草人之一、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透露说,我国政府针对《反垄断法》将启动双层架构模式,也就是反垄断委员会加上反垄断执法机构。反垄断委员会将由国务院直接成立,而对于反垄断执法机构,如何具体组织它,是统一还是分散,目前的法律条文中还没有明确规定。

  目前能获知的消息称,反垄断法的执法机构已经确定为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和国家工商总局三家。其中,商务部已经在筹建反垄断调查局,其他两家政府部门也在相应成立反垄断组织。

  但倪光南认为,尽管这三家政府部门各有分工,但是类似微软这种跨国企业涉嫌价格垄断以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不当行为,有可能与上述三个部门都有关系。因此,如何协调分工及合作是《反垄断法》出台之后的当务之急。

  “就我个人认为,最好的模式还是设立一个统一、相对独立、专业、权威的执法机构。事实证明,多头执法存在很多弊端,容易导致权限不清、耗费行政资源、法律执行效率低下、企业负担过重和无所适从等一系列问题”。黄勇称,无论从各国经验还是反垄断执法的内在要求来看,建立一个统一、独立、专业、权威的反垄断执法机构都是有效执法的最好保障。

  民间在行动

  京鼎律师事务所顾问杜兆勇对于我国《反垄断法》出台的意义持肯定态度。但他认为。由于在发展初期,这部法律还需要经历一个逐渐成熟的阶段。因此在启动反垄断调查的同期,需要社会各界力量的共同参与。

  “除了支持政府出面调查外,民间和企业也应该给予大力支持和配合。”倪光南也同样认为。

  方兴东近日也表示,以学者为代表的民间力量正是最核心关键的因素之一,在《反垄断法》即将出台时,他正在联合包括专业律师在内的专家策划几起诉讼案。“一般的企业不敢反垄断,那就让我们光脚的学者来做,希望通过这些诉讼为《反垄断法》启蒙。”

  在方兴东主导下,互联网实验室正在推出一系列《中国高科技领域垄断状况调查报告》,其中微软就是该报道的主要调查对象之一。

  实际上,许多企业也在悄然行动。除了永中科技等企业打算筹集证据状告微软(见《财经时报》7月11日《“民意审判台”热烤微软》一文)之外,一些浏览器企业也在紧密关注《反垄断法》的出台。

  最近进入中国市场的Opera公司中国区总经理宋麟就是微软的反对者之一。Opera是一款来自挪威的浏览器软件,微软捆绑IE的做法,在过去一直令Opera遭遇惨痛打压。

  “除了捆绑外,微软还用许多非开放的技术方法扭曲了浏览器市场。”宋麟认为,“这也是过去Opera在桌面市场的占有率并没有迅速提升的原因。”微软最近在IE8 Beta2的预览版中放弃支持开放标准的做法,也让宋麟感到不安。

  去年年底,Opera在欧盟曾提起对微软操作系统捆绑IE浏览器垄断调查的申请。具体包含两部分:第一,微软缺乏对开放标准的尊重。第二,捆绑造成了用户的不便,用户不能自由选择。此前,欧盟委员会已经多次因垄断诉讼而处罚微软,这一次Opera也同样得到欧盟委员会的支持。

  在中国,Opera也可能成为对微软发起反垄断诉讼的成员之一。“在全球用户没有得到开放的、平等的选择权以前,我们不会停止在此方面的努力。 ”宋麟称,IE通过与微软操作系统的绑定拥有了较大的市场占有率,但侵害了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也是浏览器公平竞争的壁垒。“在中国也是一样。”

  另一浏览器Firefox也很期待微软在中国遭遇反垄断诉讼。目前,Firefox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已从1%增长为2%-3%。其中国区负责人宫力博士称,如果今年8月中国针对微软捆绑IE的反垄断调查并成功的话,Firefox将会抢占50%甚至更多的浏览器市场。他认为,正是微软的滥用垄断地位的行为导致了IE一家独大。■

  链接

  反垄断法立法进程

  2007年8月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反垄断法》草案。

  2007年6月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反垄断法》草案增加了六项新规。

  2006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反垄断法(草案)》并首次提请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2005年12月国务院法制办对《反垄断法》(草案)进行较大改动,“禁止滥用行政权力限制竞争”一章被整体删除。

  2005年2月《反垄断法》又一次被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2005年立法计划。

  2004年9月商务部成立反垄断调查办公室。

  2004年3月商务部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送审稿)》单独提交给国务院法制办。

  2003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将该法列入十届全国人大立法规划,并作为重要经济立法项目。

  1998年《反垄断法》再次被列入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

  1995年国家工商总局在其公平贸易局下设反垄断处,首要职责为参加《反垄断法》的立法工作。

  1994年《反垄断法》被列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并由国家经贸委和国家工商总局组织起草。

  1988年原国务院法制局反垄断法起草小组提出《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暂行条例草案》。

  1987年原国务院法制局成立了《反垄断法》起草小组。■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收藏此页到365Key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关于我们 [English] | 合作联系 | 版权信息 | 聚会相册 | 友情连接 | 使用指南
Copyright (C) 2000-2005 DoNews.COM ( IT社区&媒体平台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