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com
iPhone5上市真是富士康暴动的诱因吗?
康斯坦丁 | 商业视点 | 出处:原创-IT| 2012年09月28日 23:26 | 阅读
        

   传说,新iPhone引发了太原富士康大规模的暴动,这当然是屁话,在只是媒体的渲染下,它越发有了几分真实的色彩,而且有理无据。

  2012年9月23日夜里,太原富士康发生了大规模的暴动,直接冲锋陷阵,动手打砸抢地有大约200人,情绪亢奋的围观者总计20000人,袭击的目标是大门口的保安办公室和路边的警亭,顺便抢走了联通/移动的营业厅里的手机和超市里的大碗泡面。有关部门称,武警一出面,事件立即得到控制,群众情绪也基本稳定,死亡人数也从3个上升到5个,然后下降到2个,最后官方的说法是没有死亡,另外,这次暴动与工作无关,不影响新iPhone的出货,请果粉放心排队!

  自坠楼事件之后,富士康从没有品牌的代工厂,一跃成为科技频道的红人,只是围绕这位巨无霸的基本都是批判与嘲讽,你想听一些过激的言论或者贬义词吗?好,让我们来讨论富士康吧,坠楼、爆炸、虐工、加班、环境差、找不到女朋友、篮球场太滑…舆论和媒体正把社会责任无限制地强加到一个企业身上。

 无稽之谈:一个iPhone引发的暴动

   由于富士康现在是美国苹果公司最大的代工厂,所以,暴动之后业界纷纷担忧,本就供货不足的iPhone5会不会遭遇更大面积的脱销,事实上,据笔者一位在富士康工作的朋友透露,太原园区只负责生产少量的iPhone5的外框和iPhone4S的组装生产,这次暴动不会影响新iPhone的出货状况,和发言人讲得一样!

  iPhone巨大的市场需求,让富士康喘不过气来,太原园区负责iPhone4S的生产,有史以来第一出现“客户给订单,产品做不出来的”情况,这让郭台铭非常没有面子,要知道老郭敢与帮主对峙的资本就是妖魔化的执行力,良率和效率的不达标让一些事业群高层开启了地区间的相互支援,这不仅有利于经验的传承,同时,能最大化的利用员工制造力,可这对于员工来说却并不是好事,每次的出差支援都意味着新环境的重新适应,水土不服,天价被褥,和女朋友两地分居,这是心理和经济上的双重考验。高层挥着订单,中层管理者死盯着UPH(每小时产出),留给一线员工的只是加速重复机械劳动,而失去吃苦精神的90后认为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如果把每天晚上组装5000套iPhone外壳的怨气做成原子弹的话,绝对炸平5个钓鱼岛。

  当然,90后的怨念与太原园区的暴动并没有直接联系,只是一些人喜欢把视野之内仅有的几个形象联系起来而已,事实上,直到事件平息,苹果也未发表任何声明,他们恨透了媒体救世主般的无脑批判,恐惧着SER(社会环境责任)的评估报告,每天梦里都在嚷嚷着要把FLA碾成粉末,而且,他们也明白富士康替自己背负了太多。企业存在的第一要以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没有利益而要求其单纯地承担社会责任是非常不现实的想法,如何满足90后新一代工人的需求的同时,又能控制成本提高利润,是摆在郭台铭和整个制造业的一道千年难题,没有点艺术和魄力,实难驾驭!

青春的园区里,没有梦想?

  90后新一代工人正成为富士康的主力员工,他们比父亲/母亲更知道享受生活,适逢物质条件优越之时代,吃饱了,穿暖了,而且有了淫欲…如前文所述,要管理好100万有了淫欲的员工,是丢给郭台铭的一道千年难题。

笔者有幸参观过太原富士康园区,这里的建筑规模仅次于龙华、北京和上海,宽阔的马路,整洁的街道比太原任何一些小区都要干净,这份洁净让来自煤都临汾的一个员工生平首次穿上了白色的鞋子。园区大概有1/3的面积修建了生活设施,操场、篮球架、大型超市和图书馆,加之大部分员工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你很难不和大学校园联系到一起,唯一的区别就是打卡机和工资条,正是这两项区别营造了迥然不同的氛围,这里的年轻人注定不会回到学校,也注定了要阉割掉自己的梦想。

  梦想让人阉了,这不是富士康的错,事实上,对于一个喝得下三聚氰胺奶,吃得下地沟油,舍得把一辈子都按揭的民族来说,梦想通常要让位于现实的,只是阉了之后,有人成了李莲英、魏忠贤,有的还非要娶媳妇儿,显然,富士康的90后员工属于后者,这些人大都来自职高院校,没有一技之长,他们每日纠结于加班费,不断用青春的骨头熬着一锅加班费的汤,48H,60H,80H,一辈子,喝下去如饮甘霖,如毒断肠。

  一面憧憬着品质生活,一面又要通过增加劳动时间提高收入,终日生活在矛盾中让人感动前途迷茫,其实,他们哪知道那些衣着光鲜,每日为他们鸣不平的文字工作者们,和他们一样也是阉人。

悲伤过后,请给富士康一记还我漂漂拳

  如前文所述,自坠楼事件之后,富士康就被扔到了流氓堆里,文字工作者们喜欢把他和混蛋、恶棍、城管等放到一起,可事实上,富士康高效的执行力和精湛的工艺流程源源不断地为世界生产者漂亮的iPhone/iPad等苹果产品,我想,消费者买到漂亮新iPhone之后,是否也应该还富士康一个公道,给他记还我漂漂拳,最起码,文字工作者们该跪下好好反思,和富士康员工相比,究竟谁更可怜!

  文字总是对富士康的加班有种莫名的鄙视,可他们却总是要为了赶稿子不得不一边抽着七匹狼,一边熬夜码字直到天亮,富士康在这些人的笔下成了“没有铁丝网的监狱“,可这里的办公区域比起写字楼来要宽敞地多,他们喜欢夸大园区里的负面,认为员工吃得比猪都差,干得比驴都累,起床比鸡早,睡觉比鸡晚,但事实上,太原厂区的食堂标准工作仍然是4.5元,三个菜,一荤两素,米饭/面条随便加,吃撑为止,在通货膨胀的年代里,这些甚至超越了文字工作者的想象,他们不敢嘲笑员工没有理想,因为他们为了虎口做了五毛,阉割理想至少100次,而且,大概文字工作者们也想不到,这里的员工是享受双休和法定节假日的,他们每一分钟的加班都会有相应的收入。

  因为有了收入的加成,这里的加班并不是单纯的增加劳动强度,员工们更喜欢把加班比作失足:有付出,有收获。上百万的普工每天都会盼着失足,平常失足2小时,周末十足10小时,如果中秋/国庆等法定节假日能够失足一天,就会有平时3倍的收入,当然,赚加班费的确不是什么滋润或者可以向人炫耀的事情,只是我们都明白,“妓女从来不是靠性欲去接客” 所以,他们选择了坚持与忍受。

  请文字工作者笔下留情,当然,郭台铭绝对不会因文字而倒闭,只是大家需要明白,郭总足够努力,但是他真给不了大家公务员的编制!(科幻星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