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章信息
作 者 资 料
作 者 首 页

我 要 收 藏
文 章 下 载
添 加 专 题
 >> IT写作社区刘涛跨国公司

旧媒体迈向新经济

(这条文章已经被阅读了次) 时间:2002年08月06日 10:50 来源:刘涛 原创-财经

当香港的土著居民给你描述几十年前的生活图景时,总会提到他们经常要看的一、两份报纸,可能是《文汇报》、《星岛日报》或《天天日报》,名字会很多,也许还有一本漫画书,十之八九会是黄玉郎的作品。至今,许多四十几岁的香港人还保留着每周要看漫画书的习惯,《龙虎门》、《中华英雄》仍然是他们津津乐道的漫画故事,但是当年嗜读的许多报纸却早已经买不到了。
茶余饭后的“假语村言”总是有这样的本事,能让许多本来或悲壮或热烈的事件在几句轻描淡写中随风而散。然而这些事件的亲身经历者却绝不会把故事淡忘,从衰败的企业中接过惨淡的摊子,给企业以新生的再创业者们则只会把故事写得更为精彩。

香港报业:重新洗牌

这两年来香港的传媒界很是不安生。
1999年,被称为香港传媒第一女强人的胡仙黯然放盘,拱手让出对《星岛日报》的控制权,《星岛》被与胡仙家族甚有渊源的烟草商何氏家族收购,收购人何柱国,其祖父何伯是知名的慈善家,也是胡仙主要的债权人;2000年12月1日,有香港 “股坛金手指”之称的陈国强收购了香港《成报》;2001年1月8日,泛利华科技宣布收购《星岛》五成一股权,收购价总值为3.556亿港币,每股收购价为1.65港币,泛利华科技估计《星岛》全部股份价值为6.92亿港币。
      此前也是胡仙控股的文传集团于1998年被澳洲金网资本有限公司以2000多万港币收购,《天天日报》自此开始了它新一轮的生命轮回。
早在1995年12月和1997年5月,香港报业就已经历了两场减价战,先是竞相降低报纸的零售价,接着又开始降低广告费,同时报社自身的成本却在不断上涨,市场空间越来越小。第一轮减价战一周后,《电视日报》、《香港联合报》、《快报》等四份报纸先后停业;《华侨日报》几经转手,仍然不能盈利,也被淘汰出局。
香港评论界认为,生活节奏紧张、电子传媒挑战、股权转让风兴起,使目前的传统媒体越来越陷入一种困境。但新经济的强力渗透明显表明传统传媒行业仍有巨大的商业价值。这时的媒体们也是各有打算,有的想借收购改头换面,再寻新机会,有的则希望借旧品牌发展新商机,文传集团应该算是前者。
不过,在香港传媒眼中,文传集团很有几分神秘色彩。澳洲金网资本有限公司接手文传之后,虽然《天天日报》还是从版面外包,走到最终结业,但这个传统的出版公司却偿还了1.8亿港币的负债,并有了过亿的收入。
文传集团现任主席兼行政总裁,同时也是澳洲金网资本有限公司主席的张伟东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文传集团是怎么转型的?

收购:摆脱财政困境

香港文化传信集团有限公司(香港联交所编号:343)成立于1969年,其创始人为香港漫画之王黄玉郎。原有传统业务包括《天天日报》、漫画和印刷厂,《天天日报》有40多年的历史,销量排名曾居于香港第二位。
在胡仙接手文传集团后,由于其对传统出版业务不很专注,大量从事出版以外的业务,加之业内竞争日渐激烈,1994年公司财政开始陷入困境,出现严重亏损。1997年澳洲金网资本有限公司即有意收购文传集团,但当时胡仙表示,要收购文传,没有3亿港币是不可能的。
事隔一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凡财政不健全的企业都面临垮掉的危险。1998年11月28日,澳洲金网集团与胡仙签字,以2000多万港币收购“星岛”持有的文传集团全部股权。
虽然当时文传的各项业务几近瘫痪,但外界给文传的估价仍高达5亿港币,金网收购文传看中的是账面上没有显示但却有极高商业价值的漫画版权。在远东的漫画市场,除了日本拥有的版权最多,其次就是港台地区的文传集团。
然而,金网面对的问题却极为严峻。“98年12月1日我们正式接管文传集团的时候,公司的资金已经完全枯竭。当时文传共有员工700多人,每个月仅报纸就亏损500万港币,加上印刷厂,一个月现金净亏损达到600~800万港币。”张伟东在描述当年收购文传集团的情形时说道,“如果要裁减人员,按照香港的法律我总共要赔给员工3000多万港币,同时还有几家银行在不停地追债。这时汇丰银行把文传的还债期限做了延迟,使我们每个月的供款减少了许多。所以要清理这个公司难度确实相当大。全香港都认为这个公司已经没救了。”
整顿从削减业务开始,最先被剥离掉的是印刷厂。传统出版行业中一般的出版社都会有自己的印刷厂,文传的印厂设备非常齐全,但业务却不饱满。张伟东认为,尽管文传经营报纸和漫画出版,但有印刷厂反而要亏本,印刷报纸的成本反而要高。为降低流动资金压力,削减开支和人力资源成本,新管理层于1999年10月把印刷厂出售给香港泰业集团。
对于《天天日报》,文传集团管理层考虑到,香港的报业竞争已近乎一种非理性的状态,甚至已不顾社会的操守与规范,这种白热化的竞争长期腐蚀着报纸的经营单位。于是,文传集团决定将大部分采编业务改为外包,员工由350人减至50人以下,令其经营状况接近收支平衡。1999年11月,为了保障投资回报,文传集团母公司澳洲金网资本有限公司将《天天日报》收归旗下,文传自此又成功剥离了长期腐蚀其收益状况的传统业务。
漫画版权尽管为金网资本所看中,但九十年代末,香港的漫画市场正经历严重萎缩,以传统经营方式维持所得利润非常有限。文传集团决定将漫画转型为版权及资产经营,先将拥有30年历史的漫画《龙虎门》的制作权授予香港玉皇朝集团,文传收取每年固定版税加分红,其次将漫画制作劳动密集工序全部外包,从而无须再承担管理上的资源损耗。同时精简架构,将漫画部人员由118人减至25人,同时又另外开发了多种电子漫画产品。
至此文传的收支开始打平,但管理者对文传未来发展的思考并未就此打住。他们认为,传统出版公司照这样下去是不会有长远发展的,必须走与互联网、科技咨询领域结合的道路。金网资本收购文传真正想要做的事自此才刚刚开始。

朱邦复:走下都兰山
文传虽然立志向科技咨询业转型,但难于找到一个传统出版公司与信息科技结合的切入点,更不知道该怎么迈下一步。这时有人向张伟东推荐正归隐于中国台湾省台中县都蓝山、潜心研究汉字基因技术的朱邦复。但是对邀请朱邦复下山,文传的管理层感觉很没有把握,因为在此之前,曾有不少背景雄厚的公司力邀朱邦复加盟都未果而终,不过文传的此次请贤之行却有意外的收获。
“朱邦复先生对文传产生兴趣是在听到‘文化传信’这个名字之后。”张伟东回忆道,“朱先生一生沉浸于研究如何释放中华文化的能量,能在互联网中维护民族的主权与安全。”
1978年朱邦复发明了第一套中文输入法“仓颉输入法”,1979年9月,与宏基公司合作推出第一台全中文操作电脑“天龙中文电脑”,打破了电脑不能使用中文的迷信。朱邦复同时宣布放弃对这一中文输入法的专利权,让用户免费使用,并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从事这一技术的研究。此后,朱邦复退出宏基公司,继续从事汉字研究达20年之久。至今微软拼音输入法还是在使用朱邦复当年研发的中文字库。
1989年,朱邦复与深圳工业园合作发表了“中文大字库”,1990年他发明了“聚珍整合软件”,两个项目经过科学院审核,均被评估为是“超过世界水平”的技术。
1991年朱邦复回到台湾,认为微软应公开其视窗的文字界面,给从事中文软件的研发人员留有一些空间。在微软拒绝这一要求后,他与台湾咨询策进会合作,在微软视窗3.0上建立了一个中文系统。但最终微软推出视窗3.1,并取消了咨策会版本更新的权利。这一事件对朱邦复是一个惨烈的打击,之后朱邦复退隐都蓝山,专心一致研发汉字基因工程。
1999年底,接受文传邀请的朱邦复怀着的仍是20年前的理想,而朱邦复的到来也使文传在转型之路上有了技术灵魂和精神领袖。尽管两者结合的初衷不完全趋同,但正如一个熟悉朱邦复与文传的知情人士所说,他们的结合是必要的,技术需要推广的渠道,而且在它逐步走向成熟的时候就需要推广,朱邦复很追求技术上的完美,但那是无止境的。

中国人的ICT公司
文传聘请朱邦复担任文传集团副主席,尽集团全力支持朱邦复的技术研发,全面吸收、培养科技人才,发展电子出版业务,并明确了整个集团以高科技为先锋,走信息科技与文化出版相结合的发展路线。
     建立Linux操作环境是文传的一个切入点。文传认为Linux是与IT圈内旧有规则抗争的最好选择,但前提是要兼容微软的环境。接着文传把重点定为研发能在Linux上运行的一整套环境。这套环境包括应用软件、网络的寻址和保障安全性,文传认为这是互联网上真正的专利。文传研究出了新的、兼容IP的网络寻址技术NIP,即用输入数码的方式去寻找每个IP地址,文传希望能以此方式保障网络安全的主动权。
技术研发完成之后,一系列产品开始投入生产。
2001年2月20日,文传集团与中科红旗软件有限公司共同推出中文2000(Linux版),这一新的操作系统建立在红旗Linux操作系统基础上,并由文传成立的“安全数码信息中心”(Secure Numerical Internetwork Information Centre, SNIIC)作为实体支持。SNIIC是一个庞大的计划,除了可以提供ASP服务,还计划按照联合国行业分类数码标准把网上所有地区的行业单位进行数码细分。
2001年1月,由朱邦复主持的汉文化咨询联盟推出了“文昌电子书”,一种便携式的Ebook阅读器。该产品利用汉字基因技术,采用中文CPU,可自动产生中文字形。通过汉字基因发展而来的汉字字库是“文昌电子书”中文CPU的核心。一般汉字字形的运算需要高效能的CPU,目前市价为200美元以上,且软件所占空间极大,1万字、10种字体需40兆内存,大约要100美元。“文昌电子书”的中文CPU,囊括多种字体,其大字库有600万字仅需164K内存,小字库3万5千字需128K内存,价钱才不过几美元,大大降低了“文昌电子书”的成本,使其比其他eBook阅读器便宜95%以上。
文传还在一年之中进行了六项对其核心业务有建设性的投资与合作,包括1999年6月收购“快码输入法”发明人梁立人的快码咨询科技有限公司51%的股权;同年12月收购联线通旅游咨询平台,发展电子商贸与B2B业务及相关产品;2000年4月,文传投资一家从事生产高质保健及生化科技产品的公司等。
张伟东说:“文传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也很大,我们的目标是要做一个中国人未来的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公司。”
    现在说转型后的文传成功与否为时尚早,但一个从事传统出版业务的公司能摆脱旧有业务的困境,在信息时代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这不管是在香港还是在内地都是件极不容易的事。不过,路总是要走第一步的,停滞原地,等到的只能是企业生命的终结。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