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章信息
作 者 资 料
作 者 首 页

我 要 收 藏
文 章 下 载
添 加 专 题
 >> IT写作社区吴鸣哲IT评论

汇才到底冤不冤

(这条文章已经被阅读了次) 时间:2002年11月28日 10:10 来源:吴鸣哲 原创-IT




心理培训:悬崖边的舞蹈


原载于《企业研究-财智》http://www.aphr.org/caizhi/


  今年6月底至7月初,一些媒体对深圳汇才人力技术有限公司开展的"素质管理技术研讨会"进行了连续报道,对其培训内容和培训方式进行了批判。虽然汇才随后进行了辟谣,但是该事件仍然引起了业内的广泛重视。汇才的此次风波虽然有其特殊性,但也存在着普遍意义。
    根据汇才的培训方式和培训目的,专家们认为汇才进行的是调节心态,突破自我的心理培训。心理培训是个涉及心理学、人力资源培训等领域的边缘学科,似乎很新鲜,实际上许多培训公司都在开展这类培训,只是内容和方式、名称和叫法不同。如何正确对待心理培训,怎样合理的开展它,心理培训的评价标准是什么,国外的发展情况如何,各领域的专家对这
样的一系列问题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苏永华
  
上海四达测评中心主任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博士,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博士后

  ¢ 不能简单的把心理培训理解成心态调节
  
¢ 轻微的心理问题不必用重度的治疗方法
  ¢ 评价的标准:是否能帮助人们过更好的生活


  不能简单的把心理培训理解成心态调节
  
财智:作为一个从事心理学研究和应用多年的专家,你怎么定义心理培训呢?
  苏永华:心理培训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像汇才进行的这种自我突破的培训只是心理培训的一个方面,还有其他很多方面的内容,比如人的认知能力、气质、性格、兴趣、态度等,都是心理学研究和心理培训可以涉足的范围。不能简单的把心理培训理解成心态调节。



  轻微的心理问题不必用重度的治疗方法
  财智:心理培训是一种针对人们心理的培训课程,那么一些心理治疗的手段和方法是不是适用于心理培训呢?
  苏永华:应该说心理培训不同于心理治疗。应用在临床上的心理治疗一般采用疏导、谈话、催眠等,是针对精神异常的人进行的。而这些方法不一定在各种情况下都适用。没有人是绝对心理健康的,只是不健康的程度不同,大部分人的心理问题都不过分,还在人们认可的范围内。就像感冒,打个喷嚏之类的不一定要上医院。轻微的心理问题不必用重度的治疗方法,而且人本身是有自我调节机制的。


  评价的标准:是否能帮助人们过更好的生活
  财智:心理培训是否有开展的必要呢?
  苏永华:人的心理是不断发展的,有的是自然发展,有的则是引导发展。人们有这样的需求,渴望有这样的人和机构来指导他们,帮助他们成长。而通过某些方式引导人们向健康的方向发展是很有必要的。
  其次我国大陆地区的心理学的发展比较滞后,人们在这方面比较缺乏,心理培训可以弥补一些。


  财智:你认为评价心理培训好坏的标准是什么呢?
  苏永华:无论是进行心理学研究,还是做培训服务,目的都是要帮助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的所作所为应该在这个原则下进行。如果我们所做的不能帮助人们更好的发展,生活得更好,那就没有积极的意义,应该被摒弃。


  过分商业化可能忽视心理培训的真正内容
  财智:你是否认为任何的培训公司,只要对这种培训过程有所了解,就可以开展心理培训了呢?
  苏永华:我觉得这样不是很妥当。就像心理治疗,国外都是要有资格证书的。一些人参加了一些心理培训就模仿着开展这样的培训是不负责任的。培训实际上是给人一种外部的影响力,这样的影响有大有小,有积极的有消极的。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虽然我们都是希望把他们向好的方向引导的,但是如果缺乏这方面的理论功底和实践训练很难把握好这个东西。培训时的场面虽然很激烈,但是培训效果是不能简单靠场面上的现象的决定的,重要的是培训对人的心理变化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其次,因为培训机构一般都是商业机构,其重点往往在商业盈利上,从宣传到实际操作行为都尽量为了产生商业效益,这样过分商业化就可能忽视心理培训的真正内容,出现一些偏差。


  陶醒龙(Gene Dorris)
  专伟企业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高级培训师,前美国驻华领事馆总领事
  ¢ 那是一种比较过时的培训方式
  ¢ 自我觉醒是一个反复渐进的过程,一次刺激的作用比较有限
  ¢ 有针对的开展课程,会收到比较好的效果


  那是一种比较过时的培训方式
  财智:不久以前有媒体报道说一家进行心理培训的机构开展的培训课程方式过于激烈,比如对学员进行谩骂,进行一些过火的角色扮演游戏等等。而培训机构对此的解释是他们通过这些方法帮助学员认识自我,转变心态从而取得成功。你们的公司进行的是不是这类培训?
  陶醒龙:我们公司开展的培训和这类培训不一样。虽然我们的培训目的也是帮助学员自我觉醒,但是我们采用的方式并不激烈。我们通常的做法是让学员参加一些游戏,然后对游戏过程进行分析来帮助他们认识自己。
在对学员进行分析时,我们运用了一些心理分析的方法,比如荣格的心理类型概念,目前运用这种方法的在中国只有我们一家。荣格用四组分类分析人的性格,包括外向、内向;感觉、直觉;感性、思考和谨慎、即兴。每一个参加专伟动态团体建设课程的学员都会在课程前接受一个心理类型测试。培训师会向每个学员介绍他们的心理类型并结合团队特质做SWOT分析。让学员了解到不同性格队员对团队的特殊作用。


  财智:你是否听说过这种做法激烈的培训?
  陶醒龙:根据你介绍的情况,我觉得这和60年代在美国加州非常流行的一种培训很相似。当时的那种培训也使用一些比较刺激的做法,比如非常直接的指出你的弱点,对你进行激烈的批评等,而参加培训的人员会出现痛哭流涕之类的强烈反应。这种培训主要是依据弗洛伊德的理论。但是弗洛伊德的理论对病态心理研究的比较多,也就是说它常常运用在心理治疗方面。所以,我认为把弗洛伊德的理论运用在培训方面有一定的局限性。
  70年代以后运用心理类型进行分析从而帮助人们认识自我,达到自我觉醒的培训方式开始被人们接受。这种激烈的培训逐渐被淘汰,不过目前可能还有少数的培训机构还在进行这类培训。

  自我觉醒是一个反复渐进的过程,一次刺激的作用比较有限
  财智:那你怎么看待这种在60年代流行的培训呢?
  陶醒龙:我觉得存在几个问题。第一因为这种培训没有什么系统性,所以很难控制,大部分是凭感觉来做。第二,自我觉醒是一个反复渐进的过程,比如(画图解释,见图)我在1988年接受了一次培训后自我觉醒达到了一个较高的层次,对自己认识比较清晰,但是后来在工作中遇到一些压力后我又觉得对自己的认识模糊了,自我觉醒的程度下降了,于是我在1990年回到美国接受培训,之后我觉得我的自我觉醒又一次达到了一个高度,所以一次刺激的作用是有时间限制的。第三,这种激烈培训的效果也值得怀疑。比如,一个比较内向的人,在培训中被人指出了其缺点,他虽然不一定会哭,但是内心还是非常抵触的,本来的培训目的是希望通过指出他的缺点,帮助他积极克服这一缺点,但这种培训最后的效果却可能是相反的,这个人反而处处隐藏他的缺点。
而我们公司在培训中运用心理类型的概念,一般不会引起学员的抵触心理。我们会告诉他,他的偏好是什么,盲点是什么,这不存在好坏之分,因为任何一种个性在不同的阶段和背景下都有其积极和消极的一面。人们需要的只是在对自我有了充分的了解后,怎么去发挥积极的一面而减少消极面的影响。


  有针对的开展课程,会收到比较好的效果
  财智:在你们的培训中是否会出现对学员冲击比较大的情况,比如说他们提出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等?你们怎么来处理这种情况?
  陶醒龙:我们曾经为一家国有企业提供服务。在培训游戏中,一位参加培训的老领导无法指挥他的团队,觉得非常沮丧,有很深的受挫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培训师通常的方法是帮助他分析问题所在,比如鼓励他说出他的想法和感受,帮助他与他的团队成员进行沟通,从而帮助他认识到自身的问题所在,同时也让他的队员对他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财智:是否会有学员对你们的培训不认同,产生反感?
  陶醒龙:在开展培训前我们都会花相当的时间对将要参加我们培训的团队进行调查研究,比如和他们的领导层、HR部门和参加培训的人进行沟通,对他们进行心理类型的测试,了解团队的人员构成情况等,尽可能的了解参加培训的人需要什么。然后有针对的开展相应的课程,而不是简单盲目的开展培训。所以我们的培训一般都会收到比较好的效果。


  李峰
  香港大学心理学博士
  上海人才有限公司测评服务部总经理

  ¢ 我曾试图证明中西方人的心理存在本质差异,结果失败了
  ¢ 培训课程的不好不等于理论不好
  ¢ 评价培训的最重要标准是受训者是否接受
  ¢ 参加培训的都是成年人,应该有能力对自己负责

  我曾试图证明中西方人的心理存在差异,结果失败了
  
财智:心理培训是一种帮助人们调整心态,提高心理素质的培训,是一种针对人心理进行的培训。中外文化存在巨大差异,国外的心理培训方式是不是适合中国人呢?
  李峰:中外的文化确实存在许多差异,在文化背景和习俗等方面中外都有所不同,但是人的本性应该是一样的。我的博士论文研究曾试图证明中国人的心理和西方人的不同,结果我失败了。我发现在心理方面中外之间相似性远远超过差异性,涉及人的本质的东西是相同的。所以,虽然有许多事情存在"国外好的,中国不一定好",但在心理培训方面应该不存在国外的心理培训方式不适合中国人。


  财智:你认为进行心理培训的培训师的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李峰:首先我觉得他们应该有一定的心理学基础,最好懂一点临床心理学或变态心理学的知识。然后就是需要一个针对这个培训课程的短期培训。


  培训课程不好不等于理论不好
  财智:开展心理培训的机构有许多,但是每个机构在解释他们的培训课程的时候用到的心理理论不尽相同,心理培训课程的好坏和这些理论有没有关系呢?
李峰:好的理论往往是培训课程的卖点,但培训课程不好不等于理论不好。所以不必去追究汇才的教练理论到底如何,一种理论之所以流行,总是有其流行的理由的。但好的培训课程是应该经过严格设计的,课程的每一个环节都必须通过仔细的设计,甚至课程中的每一分钟都有其用意。
  基于同一种理论,不同的设计风格会产生不同的培训课程。但是不管怎么设计,把握好"度"是很关键的,违反基本的社会行为规范,突破道德底线都是不可取的。


  评价培训的重要标准是受训者是否认同
  财智:你认为评价一种培训最重要的标准是什么呢?
  李峰:我认为是接受培训的人是否接受。汇才的问题可能在于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没有重视接受培训的人的反馈。当然,每个人的看法都有不同,但至少不能让接受培训的人反感,我觉得这是培训机构最重要的原则。培训也是一种服务,要有服务意识。


  财智:有些心理专家指出,每位学员的经历和心理适应能力不同,汇才对他们采取相同的训练方法容易造成心理应激,你是否认为应该针对不同的学员施以不同的培训课程呢?
  李峰:首先,对于某些特殊的培训课程,培训机构理应对参加培训的人进行一定的筛选。有些人适合这样的培训,有些人不适合。有些人本来就心理不太健康,很有可能被高强度的刺激诱心理疾病。培训机构应该在对他们进行培训前进行一定的筛选,接受那些合适人员参加培训。
  培训要有针对性。个人化的心理培训是一个很好的建议。而个人化的培训需要预先测量学员的个人品质。


  参加培训的都是成年人,应该有能力对自己负责
  财智:金羊网报道中提到了一些学员的负面反应,也有专家指责汇才使用的某些方法类似于心理暗示或被动催眠,侵犯了学员的人权,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李峰:参加培训的人都是成年人,他们应该有能力也有责任对自己负责。如果觉得一种培训不适合自己,是可以选择在中途退出的。我个人不认为他们参加培训,事后再对培训提出种种质疑甚至投诉是最合理的做法。为什么不在当时就提出问题,或者选择退出呢?不过中国人大多有一种随众性,有些人可能会迫于群体压力而不选择退出,其实这样不好。
  其次,在培训协议中,应该是有一条明确规定培训中觉得不适应可以选择退出,培训公司如果没有将这一条写入协议中,参训人员就应该提出来。这也是保护自己的权利。
  至于被动催眠,国外的催眠协会要求所有接受催眠的人在接受前签订协议。而且懂心理学的人会知道,如果对方不愿意,是不可能对其实施催眠的。所以,在培训中如果涉及了一些催眠,当事人是应该知情的,并且当时是愿意配合的,否则不可能实施催眠。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文章评论:汇才到底冤不冤         蓝色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