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com
当前位置: IT写作社区刘韧更新
听马云2002年1月1日西湖心声(刘韧采访录音)
刘韧 | 更新 | 出处:原创-IT| 2005年08月19日 10:18 | 阅读
        

2002年1月1日下午。西湖。采访马云一个下午。听他讲刀光剑影的故事。晚上,和他到西湖边上喝茶。他送了我,在Donews设立”企业ID“的主意。

马云的故事太神奇了。以至于我一直没敢写。
马云再领风骚。我再听当年的录音,别有一番滋味。
小侯赠送了又一次采访马云的录音。我将这些录音对照听,另有一番滋味。
历史的碎片,一页页飘落,好事者拣起自己中意的那页。
下载地址:http://5g.donews.net:81/download/马云.wav

          http://5g.donews.net:81/download/马云下.wav

 小侯将录音整理成了文字: 

   见面语:你住这个宾馆多少钱,我们有11家,比这个便宜。
   我本来想请你喝茶去……
   我还没见过你,比我想象得要看轻些?
   先给你过名片,到时候好联系,手机号写上……

  马云录音整理(00:00——10:00)
  记者:我们想了解你(发展)一个完整的过程,你在哪里读的大学呀?
  马云:就在杭州,我在杭州读的小学、中学、大学、工作都在这里,出生在杭州,我是百分之百的杭州人。

  记:(毕业于)杭州的哪个学校啊?
  马:杭州师范学院,学英文的。88年毕业,88年分配到杭州电子工业学院教英文。教了六年英文。95年出来,

  记:到哪去了呢?
  我们创办了中国黄页。我们是全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是95年3月份创办的。

  记:你什么时间开始接触互联网?
  马:第一次听说(互联网)是94年的年底,因为94年年底我在电子工业学院除了教书之外还做外办主任,我们有个外籍教师叫bill(音),是西雅图的,他那一年寒假,12月份回去过圣诞节,圣诞节过后最后一个礼拜回答杭州,他就跟我讲网上如何如何,其实他对于网络也是一窍不通的。听着虽然我也听不懂,因为我也不是搞电脑的,但是我还是觉得挺有意思。他讲的很激动,我听得也是很激动。因为94年那一年我已经准备要离开学校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30岁了,我要去做一家公司,不管做什么公司,只要有一个行业我一定跳下去。那是我第一次听说网络,不过没有见过。那一年29岁,到了95年年初我去了美国。

  记:什么样的机会使你去美国的?
  马:当时是这样的,杭州到阜阳正在修高速公路,美国有一个投资者。他跟杭州市政府,杭州市交通局谈判了一年了,但是钱永远没有到位。双方认为谈判中间翻译有问题,那么就请我做翻译。我的专业是英文,对于国外的情况比较了解。所以双方都相信我,请我中间做协调,但是在协调的过程中,发现中间的关系非常复杂。简直就是一部好莱坞的片子,特别是后来我到了美国被黑社会追杀,我现在的箱子还在好莱坞呢。特别复杂的一个故事。
  那个老外请我做翻译、协调,中方请我做协调翻译。我看到几千民工在杭州挖那条路,干了一年多了,快过年了,但是工钱还没有给,通过协调那个老外说香港董事会不同意,那么我就到香港,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国门,噢,这应是我的第二次了,我85年去过澳大利亚。

  记:去澳大利亚是什么机会呢?
  我从小就自学英语,在西胡边儿上,当时认识了一个老外。当时我是大学一年级,是个老外,叫??,一个笔友邀请我过去。

  记者:当时钱是如何花的?
  所有的旅费都是他们出的,到现在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现在他们还常来,我们已经是20的朋友了,15年之后我重去澳大利亚,澳大利大变化很大。每年他们都到杭州来。第一次去澳大利亚我的眼界打开,85年以前在国内了解到的国外是一塌糊涂,但是到了那里才发现我们50年都未必赶得上,那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那次去香港,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回来那个人又跟我讲是美国董事会不同意,我就申请去了美国。在美国一个月就发生了,简直可以说是惨无人道的事。所有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发生了,最后我发现那个人是个骗子。美国那边是个国际大骗子。他曾经说给我10万美金年薪跟他合伙干,让我一起去骗中方的企业,我是打死不肯干。
  记:他让你一起去干是吧?
  不,他投资,收路费,挺复杂。当时我去了以后是被软禁在他的区里面,我跟他去见投资者期间,曾经有人跟我提起过互联网,我回忆起几个月以前那个外教跟我讲过互联网吗。那时在美国互联网还挺先进的,他带着我去拉斯维加斯玩,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因为他以前也带着一些政府官员去玩,一般是玩上三天就回来了吗,但是我的目的是要去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时的情况特别逗,用25美分在老虎机上赢了六百美金。就是凭着这六百美金后来走上了互联网的道路。从拉斯维加斯回来之后我发现这是个骗局,我要走,但是他不让我走,把我关在房间里,也不管我,最后我觉得不行了,我就给他找了个理由,我对他说,如果你希望我回去跟你合作做的话,光靠做这个不行,我们应该投资一些其他的事,我就跟他讲有这么个网络,他也听不懂,但是他说真要是那样的话你可以回去看看。我就拿着着六百美金从洛山矶往回走,但是这个家伙坏透了。后来那个老外被国际刑警追捕通缉。
  我从洛山矶飞到了西雅图,到了西雅图后我就到了第一家ISP,那家公司叫什么我已经想不起来了,,那时候还没有,到那边去,当时西雅图的第一家,到了他们的公司,发现只是两间很小的办公室,5个人在一起工作,大家非常认真的在做网络。当时我电脑都不敢瞧,那个公司的人说不要紧,你就用吧。那时候的浏览器叫mosec,美国最大的搜索引擎是webclou,莱科斯,雅虎那时候yahoo!还是非常小的,他跟我说我要查什么就可以在上面巧什么,我就在上面敲了个beer,结果搜索出来德国啤酒美国啤酒日本啤酒,但是就是没有中国的。然后我又敲了个chinese,但是yahoo竟然出来个no data.,整个网络我查了好多都没有数据。最后敲了个??,有50多个数据(10:00)
  我就想在中国建一个公司,做互联网,那时做的是一个杭州网,当时上面将有多少钱,联系电话是多少都做好。我记得是早上9:30做好的,到了12点30我就出去了,晚上回业了之后就收到了5个人的回信。当时我特别激动,3个美国,这当中有2个是中国人,他们也特别激动,因为这是在网上见到的中国第一个网页,剩下的两个的是日本人。当时有问报价的,我也很高兴。当时尽管我不懂网络,但我感觉这东西将来肯定有戏,反正也选定这个产业了。我就回去跟那人讲:我们合作,你在美国负责技术,我回国内去,做一个网页在网站上讲,不过几天就有很多有有冰兴趣,就有很多人知道这事儿。当时我们就起了个名字,叫中国黄页(chinapage)。然后我就回到国内很逗,当天晚上我请了24个朋友。对了,我那时晚上夜校。

  当时你还教夜校?(13:00)
  对,那时候白天在大学里上课,晚上我教四年多的英文夜校,当时我教的全都是外贸的人,我很知道他们需求。当时24个人当中有23个人说这事儿先进,觉得这事儿不行。我讲了2个小时,大家都没有听清楚,我也不知道自己讲的什么东西,讲完之后他们说这东西你不能干,你干什么都行,开酒吧也行,要么开个饭店,要么办个夜校也行,但就是不能干这个。

  92年的时候你有一个翻译社,为什么后来不做了呢?
  还做啊。
  那已经有一个企业了,为何不做这一个还做网站呢?
  因为有很多人找我作翻译,可是我又没时间,于是我就找我的老师,退了休没什么事儿做,就做翻译。当时我想开一家翻译社将他们用起来,然后就另做了一个,我亏损了三年,没赚钱只是赔钱。第一个月的全部收入700元,但光是房租就昨2400,那也是亏了三年之才开始赚钱的。就像后来我的阿里爸爸网站一样,头三年我就没有想过赚钱。那时我们的翻译社不赚钱,为了维持其生存下去,我们就卖鲜花,卖礼品,翻译社94才开始持平,95年才开始赚钱,现在赢利已经很高了。现在我就根本不管,一年一分钟也不去。这东西不是我所想的,我95年出来的时候的想法就是创办一家上市公司。

  当时为什么要听那24个人的意见呢?
  我刚从美国回来,同时我还辞职了,那时我还是驻外办主任,我那时任驻外办主任,我得给朋友说说啊。

  外办是什么职位?

  就是驻外办事处,当时我当教师当得不错,是杭州杰出青年教师,而且在杭州英语也教得很有名气。我那时29岁,但我觉得我以前教给学生所有的东西都是从书本上学的,都是贩卖来书本上的东西,我觉得有误人子弟之赚。于是我就准备出来,出来做一个市公司。我走的时候浙江广播电台请我去做客座,我那天答应10年之后,第二天早上,在头天晚上23个人的反对之后,我还是决定做这个事儿。一早我就去给校长说我要离开学校了,他刚从斯坦福回来,跟我,。他说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我一定同意,。这位校长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后来当了浙江省科委主任,现在会浙大机械工程学院院长。我当时说,我现在不会回来,如果要回来的话那也是10年以后的事儿了。

  你有多少钱做这个网站?
  总共有2万,有六、七千是我自己的,剩下的从我妹夫,妹妹他爸你妈妈那儿借来的。当时总共得10万元钱,我就将家里的家具全都卖了。办公室就那个绿色的楼里,金碧???大厦,半年房租付完之后就剩下5000元了?当时我们就租一间房间当办公室。

  当时都有哪些人?

  我太太,还有一个我的朋友,我大学的里,学自动化的,叫何一金??,中国黄页的总经理。刚被网星收购。

  你太太为什么愿意跟你出来干呢?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呢?

  我太太是我大学的同学,现在她在才厉害呢,已经是这里面的高手了。我们就这样做,当时可以说是盲人骑瞎虎,别是盲人骑瞎马,我是盲人骑瞎虎。当时我从美国带来的,卖了一台486电脑,那时全中国的互联网还没有联通,就只是开通了我们那个网站,上海是8月份才开始挂上互联网的,我们是5月份开始挂上互联网的,我们是5月份,直到2个月之后我们才开始有了竞争。做得最早的是中科院的“中国之窗”,我们叫中国黄页,是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我们的第一个以手。

  那时候你如何开展业务呢?

  给企业做网站。

  别人都上不了网,那时候大家都根本不知道网站这么一回事儿,那时候你是怎么做的呢?

  那时候真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啊,就跟骗子似的。我们当时跟所有人都说,有这么一个东西,然后如何如何做。我后为觉得免子先吃窝边草,最初是给朋友做,他们知道我这么多年的信用还是不错的,然后就同意做了,最初做的是杭州第二电子机厂,然后是钱江律师事务所,最后是万夫???宾馆,杭州的一个四星级宾馆。给他们做开始收不到费。

  那么当时你们是由谁做呢?你们如何做啊?

  这个你不知道吗?我们到望夫???宾馆,请他将资料给我们。我就用快件寄到美国,然后在美国那边那个做技术的人做,当时一张照片是3000文字。我们第一次收费是2万,美国那边做好,做好之后,打印好,打印好之后再用快件给我们传到国内。我们用快件将资料寄到美国,我在这边都翻译好。我们第一个做的是万夫宾馆,我们传到美国,然后做好,然后再挂上,最后寄回国内给老板看,但是老板不信。我们就给他说:这是美国的电话,你可以叫你的朋友打电话,看看有没有这么有回事儿,有这么一回事儿你就给我说说,没有这么一回事儿你就付费,有这么一回事儿你就付费。就是这么将业务做起来的,第一次做得还不错,刚好那一年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来中国之前,她们到网上去了解??宾馆,他们在网店看到的唯一宾馆就是望夫宾馆。她们到了中国之后,专门从北京飞到杭州,住了两个晚上,第二是我们的朋友,钱江律师事务所,叫何向阳,我们给他做了一个网站,做完之后他不相信啊,于是就写了自己家里的电话和传真,做好之后就给他挂上去了,好几次电话就响了,“…………电话声”,好几次家里电话响了,何向阳是我学生,懂英文,当时一个老外就给他说,我是一个律师,在加拿大,在网上看到了你们的事儿,想跟你联络,后来一见就跟开玩笑,说:你吓我。他那时候正在看二战警示录,一个电话从加拿大过来了。从那以后,越来越好,越来越厉害,到8月份,中国电信在上海做了,然我们马上做,当时我们的注册号是第七号。那时候拨号用长途,那时候拨号用PPT,我一点儿了不懂。要写下一大堆的东西。

  你是从那个渠道知道上海的呢?

  到处都是关心,那时候我也一直关心,刚开通之后,我就把明青年人电视台的朋友周明,一个女的,我把他叫到我们家里来。我们以前是朋友,当时我在学校的学生会主度,他是学生会副主度,他一直都在支持我。对着我们家里那台486电脑拍。那天我们在家拨出号码,然后就在家里吃饭喝茶,3个半小时后,中国联上互联网。我们花了三个小时将一个网页下下来了,我们没有骗人。

  是你去开通的还是其他人去开通的?

  当时我是托上海那边的人帮我开通的。当时是通过杭州电信局开通的,大沪士??去。三个半小时我们没有走人。

  为什么3个半小时才下了半个页面呢?

  当时全中国24K。所以现在人们网速多么的慢,但凡是经过了那一天的人都不会这么说。

  那么当时你的MORDEN在哪儿买的呢?

  国内买的啊,不是浏览的,都是将浏览器放在家里。然后我们就这样开始做,那时候效果还不错。就在那一年与我们与杭州电信竞争,他们三个亿,我们才2个万,结果双方是拼得你死我活的啊。当时杭州日报有个记者,现在是杭州日报记者周记山,当时我是杭州市青年团的,他也是杭州市青年团的,我们的关系很好。他觉得应该支持我们,因为我们是真话。杭州也是瞎吵,他们与亚信,也就是田溯宁那家合作,田溯宁差点成为中国黄页的竞争对手。当时在中国我们有三家竞争对手,第一家就是中国高能物理所的中国之窗,他们跟我们竞争不起来,第二家是杭州电信,后来田溯宁很聪明,他觉得做不过,就没有做。后来就是杭州电信单独与我们竞争。

  那你们当时如何与别人竞争呢,他们的牌子也硬啊。

  我们想办法啊。我们客户服务做得比他们好。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做网页。

  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做网页?

  是啊,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做网页,就是知道这个有戏,就做了。

  你们有电子信箱了?

  我们有电子信箱,我已经让国外的网站有些反馈了,而且已经把网页挂上网了。《杭州日报》后来做了一篇文章叫做《中国黄页闯世界》大文章,杭州是中国做互联网做得最早的城市,那时候杭那时候我们还被一些人给骗了。我们那时有一句话,常说:比尔说……,记不起来了,后来全中国的报纸都在引用。那时候跟我们谈判,过了三天,他们说他们跟中科院合作,把我们给耍了。还有就是浙江大学,也要做,后来他们说已经浙大合作了。那时候做得很难苦,他们不相信我们的实力,就那么两万来无钱,就3、4个员工,谁也不会相信你的实力比浙大还大,但事实上我们做昨是最好的。

  你们在网通了之后做那些事?

  我们给企业做网页。

  那么是在杭州做?

  不是。我们还是在美国做。我们后来找了一个人,他是从深圳过来的,他就在我们办公室下面投了一个简历。他来了我们就让他研究,过了一个星期,他做出来了一个网页,那时候第一个做得丑死了,但我们很高兴,因为我们毕竟能够自己做网页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跟合作伙伴断了。

  你们当时与美国是如何合作的呢?

  当时他要收60%的钱,2万多他要收1万多,所以他做昨比较划算。当时有人写过一篇文章,亚马逊与我们是同一时期起来的,创造了一个奇迹。接下来就有9月10月分的时候出来了瀛海威了,再后来中国万网也开通了。

  你们的业务是如何做起来的呢?如何与别人竞争的呢?

  那时候我们打不死他们,他们也打不死我们。当时我们跟一个报社的合作特别有意思,报社说,我今年在这儿投200万人民币的广告,做中国黄页的所有宣传报道。我们跟浙江省外宣办,叫做金格工程,那是中国的第一个政府上网工程,出来之后媒体一报道引起了很大的哄动,连美国参议院都发来了贺电,祝贺中国人政府上网。所有的媒体,我们当时常用新闻记者来的手法来宣传网络。当时浙江省台湾办事处主任杨建新帮了我们不少的忙,他并没给我们钱,而是承认我们。
  后来我到北京才是真正的残酷的,95年去了北京,带着何一兵,当时我们见了张树新,我与张树新谈了半个多小时。那时候她也忙,那时他在中关村那块儿树了一块牌子:信息高速公路离中国到底有多远。当时跟我去的是何一兵,我们的营销总监,是一个技术高手。谈了半个小时出来我就说,如果互联网有人死的话,那么张树新一定比我死得更早,

  为什么呢?
  第一他的观念我听不懂,第二他提的理论比我更先进,我听了半个小时没有听懂。当时我做的是企业上网,而张树新他是讲老百姓的网。
  当时我们俩回来,12月份又去北京,将一些文章也带到北京,请朋友看能不能帮着发表。当时我的一个朋友,他认识北京青年报的一个司机。我们就把这些稿件给了他,同进给他500元钱。不管是什么样的媒体,发了就算他的,其中有《中国贸易报》头版出了一篇文章,我就去找一下他们的头,他现在在团杨报???当头,可能马上要过去了。那时候没有人敢提没有互联网,有人提说明这个报纸的头很有魄力,当是我就说跟他谈一谈,那天我们谈了两天两夜。当时他也不懂互联网,就像我一样不懂互联网。但是他觉得这东西肯定有戏,他说马云,我支持你。我过一段时机举行一个活动,我请我的编辑记者朋友过来,你们见见面。当时最红的是牟其中,那时候我们与他根本没法比,各种大小报纸都在报道他。
  那是很冷的一天,
  那次我们出3万元钱,在北京的外经贸部隔壁的一个俱乐部,当时请了30多位记者编辑。我将我那两如台式电脑,一大清早就在那儿安装好。当时没办法联网,北京的网速太慢,我们就拷到硬盘上。当时我讲了两个小时,什么是互联,网络有什么好外,那些人也听得朦朦胧胧,第二天就出来一篇文章,对互联网进行宣传,说互联网就这么远,

  那天我就说,有一天我们要走进北京,当时我的心情特别沮丧。他说他要放弃了,我说我要坚持下去,要坚持到最后。他说要是能让你说服《人民日报》上网,那么你的广告宣传,你的声势一下子就起来了。我当时就说好,于是从那年冬天开始,也就是95年年底,96年初,我跟李淇来北京,在阿里巴巴做营销副总裁,他是技术高手,就是从深圳过来的那个人。当是我说:有一天我们要理直气壮的来到北京。那一年的冬天的真冷。

  通过一个朋友的朋友,事业发展部的张君,当时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的时候,我跟他就这样一直聊,到了10点半,这是时来一个人说:你们这么晚了,还不走?这个人是龚家,是,我跟他讲互联网,他有出过国,留过洋,很知道互联网是怎么一回事儿。当时我们俩就谈得特别投机,已经谈到很晚的时候,他说有空我们多聊聊,还建议我说:你给那些处长去上一堂课。于是我又去给他们的处长上课,当时花了我不少的钱,给他们讲了一个课。在讲的过程中,人民日报的,现在的人民日报的副社长,当时的,他说:你们在讲网络,我也来听会儿,不过他听了一会儿走了。不过又一件特别巧的事儿,而且就在三天后,那时候江泽民总书记,当的李鹏总理请了专家来讲信息革命,讲网络。当时人日报社的???也去了。他说:讲网络啊,不要听专家讲,请马云来讲。当时的一些工程院院士对网络的前景不是很看好,说对当时的国情来说太先进了。这纯粹是无机之谈,我觉得气愤透顶。我们也尽了很大的努力,他们说,请,最后他们说,那好,就请马云,我想我要讲的话,就要讲得最好,这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机遇,我得把握。

  当时你是在哪里讲的呢?

  我就在人民日报讲的啊。当时我讲的时间比较长,我讲对于发展中国家来,中国是搭上的是末班车,还讲进攻是最好的防守。最后我想我已经讲得最好了,成不成也就这样了。心情很紧张,激动得紧张。后来范君宜???走了过来,握握我的说:你讲真好。

  你在《人民日报》总共讲了两次?

  是啊,前后就是讲了两次。范君宜说我们明天就打打报道给中央,让人民日报上网。人民日报上网之后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当是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都给我们做了报道。当时???,就是笑傲江湖的???的妻子,他跟我认识,他看我象疯子一样,他在拍我们,刚拍完,上了之后影响很大,中央电视台的第一期网络报道,先到东方时空,再到。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就觉得我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我当时一分钱也没有赚到,然后,从97年开始,网络热起来了。

  当时你给他们做活儿都赚到钱了吗?

  没有赚到啊,一点儿也没有赚到,《人民日报》对我还不错,我把在北京与杭州之间坐火车来去的车的钱,还有日常开支都赚回了。

  当时你还坐火车啊?

  是啊,当时我们就坐火车啊。当时老榕还不错,赚了不少的钱,我们做了两年的先峰,1分钱也没有赚到。

  那你在北京呆了两年多啊?

  没有那么长的时间,我是96年底,97年初就回到了杭州,当时北京的新媒体,我们都做了,我们就扎出,我们在中宣部,晚上我到里去给他们讲,这个公司,

  大部份时间都在北京啊?

  不是,主要的时间还是在杭州,那时候,我吃饭常到麦当劳,就在北京天坛的对面。晚上就在朋友的办公室里睡一晚上。

  晚上你睡办公室啊?

  是啊,昨朋友的办公室,我们那时候能省下来的钱全都得省,省下来做事儿。那时候我们全天吃麦当劳,弄得我现在见一麦当劳就想逃。那个时候我就天始做黄页,那时电信跟我们发生矛盾。

  不是没我们谈拢吗?

  那时他们斗不过我们,我们也斗不过他们,于是我们就合作了啊。

  那你们是如何合作的呢?

  我们占30%,他们占60%,他们投140,我们投井60,我们的资产算60万,

  你为什么愿意合作呢

  要活下去啊!

  合资之前是赚还是赔了呢?

  95年亏了点。96年年底,700万人民币的营业额呢。

  你们96年700万,是营业额?

  是营业额。当时他们了一个风站,名字也叫中国黄页只是将我们的改成???,他们在前面加了个,他们切割了我们的市场。那时候,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中华万网的两兄弟都是走的我那个路子,还有张静君,后来每个网站跟我们的模式相近的都死得很惨。当时,因为我们知道企业的,97年我们也没,实际上被他搞死了,

  什么时候合资的?

  应该是95折年3月份。

  还是想做大?

  是, 我们都不会控股,他们看重我会做事。

  他投了140万?

  他们是投了140万。

  然后业务由你们做?

  对,就是投了之后业务由我们来做,我们觉得不能再这样的子下去了,如果再这样的下去中国的互联网就没戏了。不可能有一个建设性的意见,从此公司的情绪都不好,一种是,他已经投资了,他们的觉得,后业大家说,因为我辞职,我的心里面给我们讲了话,人民日报的的记者来问这事儿,我说,人民日报果然打来电话,对此很关心,最后就说辞知不能再回去,我们真不容易,打南打北还没地儿了,外经贸部的意,就在北京来了,来北京干得很好,那觉得有道理,

  那么,将中国黄页,刚刚进来,我走也们也要走,我走他们呆不下去,还在三个人,我自己不愿说这事儿,好像他们逼我上梁山一样,那我就去了,当时整个网站刚好还有107多万,剩下的还有40多万的应收款,等于已经打开局面。后来我离开了中国黄页,然后到了北京,带了5个人,呆了15个月,到了北京之后我做得真是苦啊,当时我们是6个人,只是租了一个小房间,就这么大一点。在北京没日没夜的做,干了14个月,当时是给外经贸部做站点,外经贸部是第一个上网的部级单位,中国网上交易会,网上广交会。后来我又跟杨致远谈,

  当时与雅虎合作的是什么呢?

  将雅虎的广告代理拿下来了,那里面有很多故事,谈判的前一天晚上,我跟茅道林还在硅谷吃早茶。我跟茅道林以前不认识,我有一个同事,他在硅谷啊。他说:我跟茅道林认识,你们俩见见面吧,这样我们俩就认识了,也是在这一天我对才茅道林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我跟茅道林见面时茅道林追着我问:你跟雅虎谈得怎么样了?我觉得很奇怪,茅道林为什么这么急于想知道我跟雅虎的事儿呢?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果不其然,第三天之后我回到北京,新浪刚好宣布与台湾合作。雅虎如果是一个合资企业的话,那么跟他的关系就很大了。雅虎在中国的失误是一个战略层面的失误,他在中国不应是一个管理模式,雅虎在中国不应是守势,而应该是攻势,抢占市场的模式,雅虎在美国很牛,但在中国不是很牛。

  你当时跟杨致远主要谈的就是代理他的广告?

  当时我们的关系处得很不错,97年他到中国的来的时候我陪他逛了长城,故宫等名胜。

  那么你跟杨致远是如何认识的呢?

  是经过朋友介绍的呢,交流得很不错,我们后来在美国交流继续谈,。

  你是什么时候杨致远在美国谈的呢?

  我是97年到的,我们当时拿到了雅虎在中国的独家广告代理。当时我们也做得不错,但做久了我们就发现这里面有问题,在经贸部呆得太,发现里面的问题很多,在政府的编制里面很难做的。

  你和外经贸部是什么关系呢?

  他们另立一家公司,由我去组建,我们帮他他们,三七开,我们其实没有拿钱的。

  那么当时的股份呢?

  给我们30%、他们70%,我们后来的200万人民币的启动资金,我们那时候就拿几千元一个月的工资,其他什么也没有,我们干干净净地来,创建了一家公司,外经贸部几乎所有的网站都是我做的,那几乎是天翻地履。那时大家都说我们是中国的梦之队,认为那是的政府与企业人事的完美的结合,但全都不知道内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后来新浪和雅虎叫我去。那时候到了北京后发现,发现中国的网络太浮躁,在这里面很难做成一件事,如果再在企业里面,那么很难有前途,于是决定南下,如果再留下来的话,那么就更难缠了,网易北上那一天,我们南下。那时我将同,我将现在公司就是40多个人,不是跟我到北京的人,那么就不给跟我回去,其他的人跟我走,我觉得不能把大家弄到北京来,然后自己就走了,那时候我说,我要创业去,做一件我自己觉得骄傲的事。

  你离开还有股份吗?

  还有啊!

  当时大致占到多少股份呢?

  还有一家30%、黄页70%,我在中国黄页是21%的股份,我全部控制这家公司,我后来全部交给何一金做。我一分也不要,全部送给员工,我自己投资时是1元钱一股,我当时跟他们有一个协议。

  你是什么时候送给员工的呢?

  是98年。

  当时我面临一个茅盾,我创办阿里爸爸的时候,我既要在阿里爸爸做,也要在中国黄页做,我没有而且两面可能面临人事竞争,对于中国黄页,但助手没有听,到后来我很痛心,到后来完全失望了,当时我觉得中国黄而是中国万维没有法比的,中国黄页,中国黄页犯的一个错误就是铺得太开,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很大的漏动。

  那你是如何将21%的股份送了的呢?

  我曾经说过,股份全部归员工,当时10来万吧,最后全部当时我卖的时候才2、3毛钱。我希望大家全力以赴的把中国黄页做好就行了,当时有人传言,说我从那里面拿来钱去做阿里爸爸去了,其实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儿,那点钱拿来做阿里爸爸根一点用都没有。

  当时你拿回来了多少钱呢?

  10来万吧。

  那也可以啊!

  但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已经炒得很火了,光卖马云这个名字炒一下也能卖很多钱啊。

  98年当时应是很高的价,应该卖很多很多的钱,那你为何如此低的价格就卖了呢?

  我觉得这主要还是我这人是一个浪漫主义者。我觉得我答应了的事一定要做。

  你答应他们什么了呢?

  我当时答应跟他们闯荡天下,他们当时要到北京,但我说不行,但他们选择了中国黄页,后来我回杭州的时候,他们又想进来,但那已经不可能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觉得中国黄页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知道前景如何的时候,我不敢跟他们在一起。但还有一帮人,我去闯荡天的时候,他们哭着闹着也一定要跟着来,那是生死相依的一帮人,对于他们来说没问题。其实直到今天我还认为中国黄页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丢失了多不该丢失的东西,很好的机会,当时把我给气得。当时太好的机会,那我说好吧,我给你们吧,只要你们自己能够高兴。

  那时候挣钱还是赔钱呢:

  自从我离开之后,中国黄页从来就没有赚过钱。我总结了我当初最大的错误,比如黄页,还有一家,所以今天我在西湖论剑时提出,个人英雄主义必须去除,这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反而把别个企业给害了。

  然后如何想起做阿里巴巴呢?

  我当时就对那5个人讲,我要回去做,做什么也不清楚,再不的话那就只有做政府官傣了,至于我手面的这些人,他们如果去雅虎,新浪的话,只要他们去,杨致远、王志东、茅道林都能给他们很好的待遇,他们平时就与王志东,茅道林等要好,他们都是中国网络界的第一代高手。我还说,如果跟我回去的话,那么在我们家上班,170个平米,工资是500元钱一个月,10个月一个假期,住的房子必须离我们家很近,他们如果留在北京的话,他们一个月拿个上万的月薪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当然他们能够拿到这样的月薪我也感到自豪。结果不到五分钟他们人就到齐了,8个人,说,我们跟你回家,外经贸部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在外经贸部的年终晚人上面。当时很多人都想跟我走,但我说不行,我觉得如果不留下他们,那么外经贸部这边活我就没有人能够接得下来了。

  那天晚上在一起,就象我们从杭州去北京一样,分析,醉到以后,那时候,我们开始唱老歌,说有一天我们会长相聚,好多心,唱《真心英雄》,我们要重新开始。第二天晚上8点钟的火车,唱老歌的第二天,大家说要去玩一场,去长城,当时除了我陪杨致远去过一次长城之外大家都没有去过,当时在长城上面,大家的心情特别沉重,其中一个号啕大哭,对着长城大声喊: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做了那么多,我们赢利那么多,但还是没有做成我们的事业,那一年我们的净利润是270多万,但我们却一分钱都没有赚到。我们今天要做出一件事来,大家特严肃,我们就从,
  到了长城之后我发现写着张三到此一注,李四到此一游,那是中国最早的BBS,阿里巴巴就从BBS着手。
  如何完成构思呢,我没有想到在海外很多人研究我,当时的新加坡政府,他们在亚州组织了一会会议电子商务大会,会议组织者,邀请我作为中国唯一的参与者,我觉得应该请一个老板去,不该请我这样的一个人去啊。组织者说, 是我们的调查机构做的,当时我去了但是我也没有接触过电子商务。当时我就去了,去了之后发现,演讲者有80%是美国人,参加者有80%是美国人,100%讲的是亚马逊、EBAY、AOL,雅虎
  当时有很多人说谁谁谁的模式,我站起来就讲:我自己是用网页而打出来的,亚洲80%的企业是中小型企业,我要用自己的特色做,亚注一定有自己的模式。后来人说:你讲的观点是对的,回来之后就从BBS着手,从为中小型出口企业着手,

  为什么定位在出口企业?

  当时我们觉得中国的内贸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做得起来,比如,而出口却有很大的前景,,同时,我们这样做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坚信我们中国一定会进入WTO。所以我们决定做出口,做了很我决定,用东方的例子,西方的名字,叫阿里巴巴,东方的智慧,中国的企业有些特色是家族式的。吸引国内,从第一天起,就要做一个全新的企业的模工,做一个全新构思。

  钱从哪儿来呢?

  钱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啊。当时我们从杭州回来,很多人带着小孩子,很多人想跟我们走。我说,下礼拜今天你过来吧,总共18个人,2月21号,我们这18个人聚在一起。当时我都我讲疯了,我讲了当时新浪的走势,以及我们的发展,然后我说:现在每个人留下一点吃饭的钱,将自己的钱集在一起。就那样,我们有了6万元美元钱,也就是50万元人民币。我们那里面有一个人很聪明,他那时候从加拿大过来,现在都已经是驻老总了。他本来是回来控亲的,他听说杭州有马云这么一个,有马云这么一回来,他就过来拜该我,完了之后他说要加入我们。于是我就给他说了我们的工资水平,说完之后他说:我给女朋友打个电话就没有了。但我说那没有办法,企业初创,只能有这么个条件。思考之后他说我还是留在杭州。然后我们就没日没夜的干,三年以内我们将突破,不考虑赢利,当时三大理想,上帝保佑我们三个目标都实现了,我们实现了三年的战略。12月份的时候,我们都实现了98年,我们赚够了注意力,99年,我们出击海外,2000年避开,在海外,2001年,收回中国,三年中国,我们现在讲在未来三年,我们未来的一个投资。我曾经对很多人讲过我在三年之内不赢利,现在我们马上有一投资,叫????。

  为什么你每做一件事马上就有投资了呢,什么时候有投资的?

  我这人运气很好,我很多朋友在无形之中帮我。2月21日我们成立之后,我们不与任何媒体接触,当时的想法是做出来再说。当时我们没有,一直到了6月份,我的一个朋友在那时帮助了我。他现在新加坡,当时在西雅图,当时是高盛投资银行的副总裁,他相信我,坚信用我能够做事,坚信我能够做成事,我是。他告诉了,你如果,三个王??的总裁偶然碰到,跑过来跟我见面,谈了一个月之后,另外一个,我们事务,他在,耶鲁大学毕业之后,再派到亚洲投资的副总裁,他在想,那好,那好,我就飞过去看看,一看,杭洲是个,当时我们一谈就谈了两天,他回到香港,向纽约老板汇报,他的老板说,5000元以下我们根本就考虑投资,他回来就说:这样子,我来想,我跟你一起到香港,再跟我们的老板讲讲,然后,三个王???说,我得跟我们的董事会说说,就给你半个小时,董事会所有的人都听这个讲座,董事会说行就行,如果说不行那么就只有拉到了。就半个小时,我当时没有做方案,我只是把我对互联网的理解说了出来,技术是有门槛的,技术是有界的,半个小时之后,他出来说:本来我们是准备投300万美元的,现在我们准备投500万美元,就这么定了。当年投宏基就是我们投的,让他们做你们的董事吧,??也很高兴,他说你去去硅谷吧,然后我们就去了硅谷。我到了硅谷的时机也挺好,当时互联网正好是最热的时候,很多人都要投资我们。当时活尔顿,我已经,汇雅也是一家很大的,两家是竞争得很厉害,

  他占你多少股份,

  那时候他们的股份不是很大的。我们一起在呆了4天,谈得比较不错。他说:我加盟你们,我决定了,我希望你能考虑。然后我们再回到杭州,他让他太太,是???的副总裁,她说: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他那么快下决的,我知道他已经决定了。一下子引起香港投资界的兴趣。高盛觉得很奇怪,这到底什么样的公司,能引起这么多人的兴趣?看完之后,高盛觉得这有戏,于是高盛说:我们也要投。当时高盛与汇雅给我们的条件都不错,高盛给我们公司的股价很低,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情。我们的钱也很多,因为我有自知之明,我不会管钱,我最多管的人民币是200万人民币,要为会将人压死的。当时???刚进来,他就帮我管钱,然后??离开???,说不管如何,也投,这下我们成为亚洲最大的,汇亚最大的,东芝最大的。我们形成了,

  第一轮让他们占多少呢?

  没有分股。然后10月20多号,有一个日本摩根很行的??从日本过来看我,他就看到了,他们就查阿里爸爸。然后他们就来到了杭州,他们通过外办过来,到了这儿一看,就问:为何在这么小的一个地方。他们以为是阿里爸爸在一个很大的地方,这两个会议,后来他们在北京跟我们谈,谈完后他们说:我们也想考虑一下对你们的投资。那时候我已经跟别人谈好了,高盛已经有戏了。我不好再跟另个的人谈了。晚上如何安排?

  没什么安排,你呢?

  那好,我去看我外婆,我外婆刚刚过世,看了之后我们再聊。谈完之后,我对???说对不起。他说:会对钱说NO的人我很少见,我说,我也很感激。他是印度人,印度人对商业挺敏感,他当时做了好多模式。我们两谈得很好,关系也变得很好,他建议我说要见一个人。他说或许对我将来有帮助。10月29我拿到钱,30号我在北京,有人给我写信,他说有人跟我见面, 他叫孙正义???,那样我就去了,反正也不要钱。我就去了,当时是在就UT期达康的楼上,我以为当时就我跟孙正义两个人,结果他们开会,在一家的投资。当时我是糊里糊涂的,又不是很想要他们的钱,我就大言辞不惭的讲了一通,只是讲了6分钟。孙正义就说:就你们这个公司能做成全世界一流的网站,要做,要做,就你们这个网站有希望。我觉得

  为什么要耿正义的投资,而不要雅虎的投资?
  因为孙正义帮助了雅虎做成了一个很好的典范,创造了一个全世界的典范,而我们阿里巴巴也要做一个世界品牌,孙正义有过这样的经验,有过这样的教训,我觉得挺好,这是其他人不能比的。同时,我觉得摩根斯坦的人说了不算,必竞不是头嘛。而孙正义说了却算。再说摩根施坦与高盛有竞争,而孙正义没有,你要替别人想,不能两边打,这是一个商业人的品德问题。

  那孙正义的钱如何算呢?

  他投30%股份。我很庆幸我现在有了高盛大,有了蔡??这样的财务高手。当时对我们来说是投钱太多了,而不是没有钱,我们不敢要太多的钱。可能现在的好多公司吃的苦我96年、95年都吃到过了,我知道这个苦。

  他占了很少?

  他们当时的股份不多。我不说因为股份,我马云做公司从来没有控过股,也从来没有想过一天会去控股,因为我没有想到过争权夺利。我觉得控股就弄不好,大家能够共同达协议,一吵架就不好了,这也是成立董事会场的意义,我们公司的董事会就4个人,我,高盛,???、孙,我不懂投资,我们董事会是来将公司做好的,绝对不是争权夺利的,不是吵架的,而是用来将事情做好的。我以前吃过这样的亏,当时我们的公司就3个人,而他们7个人,他们一个人举我,我们就完蛋了。我们公司董事会很小。

  也就是说孙正义占的股份不多?

  他还是我们的第一大股东,因为他做和牺牲比较大的。他是当过奥锐多???的总裁,他只是做过我们公司的顾问,只是为我们公司定期的通报一下情况,另外的一个股东是一个WTO的官员, 一下总干事。

  他们为何都看好你们的阿里巴巴这种模式,与其他的电子商务网站相比,你们有什么不同呢?

  我不相信他们已经看懂了我的模式,他们坚信我们是蛮务实的,三年以以前我给她们这么讲,两年以前我还是给也们这么讲,一直到现在我还是给他们这么讲,我们的目标没有变,只不过唯一的区别就是离我们的目标越来越近。很多人讲了好听的故事,但是……,尽管我们的有很多错误,但我们一直是比较务实的人,后业蔡??的加盟,吴炯的加盟,吴炯是雅虎搜索引擎的发明人。

  雅虎的搜索引擎不是全都用的GOOGLE吗?

  吴炯发明的是雅虎成立之初用的,当时是还授予了他们专利权了的。然后我们去年月份加盟的。在投,做了6年,我们一个老的,三个所轻的,其中是一个是我,我是其中什么也不懂的一个人。另外的三个人中,其中一个是管理高手,他从家族管理的,还一个人在技术的角度进行管理,是一个技术高手,另外的一个是从法律师的角度去管理。我们这个团队是我创业这么多次当中遇到的最好的创业团队,如果说我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么就是没有机会跟这几个人再干更长的时间。因为到了今年我们把请到一起,以前我们一直是三缺一,到了今年我们才溱齐。我,吴炯,还差人手,我们当时在资询管理和跨国管理方面经验不足,当时很舒服。

  其实你们拿到的钱并不多,那么都给了你们多少钱呢?

  2500万。

  最初是??的500万,然后是孙正义的2000万?

  孙正义的是2000万?!

  他就是2000万呢。

  有了钱之后,阿里你们提了什么样的目标呢?

  我们当时提了一个目标就是“80年的公司”。

  为什么说是80年的公司呢?

  因为我觉得一个企业就像一个人一样,我个人认为80年是一个很正常的生老病死的过程。

  你觉得80年之后你的企业会死吗?

  80年之后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想80年之后我就想不了那么多了。当时成立的很多企业,都是为了2000年上市的。我们最早提出,没有IDEAL??,我们当时没有提IDEAL??,成熟的时候再提IDEAL??,2000年那个时候提IDEAL??的企业都死得很惨。当时做80年, 我们淘汰了很多为短期利益而来的员工。

  当是设计了一个什么样的模式。
  我们做了三年,现在可以。我一直讲模式并不重要,我们觉得商业模式一直只有一种,那就是收入减去成本等于利润,这是最简单的。我说奥运会的跳水冠军就是从多高的跳台上跳下去,就一个模式,在空中完成规定的动作,作完之后跳下去没有水花你就是冠军了,练了100万个,都没有练出来了,这不是任何人想做就做的。但是有些人3年就练下来了,我们当进帮外经贸部做的时候,做到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在海外的点击量一直上不去。当时的出口商不了解我们,他要你这个网站干什么呢?需要进口的人,根本不了解。我们感觉是我们的品牌不够。当时我们用的是外经贸部,其牌子还是够了。当是我们做了还是没有改变这种现状,在海外没有访问量,今天签了明天没了,那你跟当地做网站的有什么区别呢?而我们呢,当时很多企业都续签了。所以在三年以内,就是做了一件防弹衣,制造一个巨大的市场,让所有的卖家和买家都来访问,就像广交会一样,让所有的人在阿里爸爸上都知道这件事情。市场是我们建的,我们说我们隆重推出在中国那几家企业最好,比如这一千家企业,同时这几家企业是我们阿里爸爸帮他们推出。推出一家企业,我收点钱。在北京最热闹的街道,然后所有的卖家都过来了,我们做了一个房地产的,所以我现在英文站点商,我推荐2000家企业,从一万八千元算起,涨到两万,涨到三万,过两天,1月18号,我们涨到四万元,你也可以做网站,我也可以做,但我往上面的一放,以我们阿进而巴巴的名声,以我给他们带去的客户,我给你带去的访问量,你想都没法想,这是其他网站没有比拟的,几乎我们在阿城巴巴网站上,没有一家企业没有反馈,而且做成生意的人越来越多。
  现在阿里巴巴网站上的成交量,越来越大了。想当初,没有人敢相信我,但事实上,我们现在是做得最好的。今年我们完成了以前的目标,现在我准备后三年的任务,2002年,我们,国内贸易将大大的增长,全国的好多网站,新浪都是???,全中国,包括海南,大连,内蒙,所有的贸易,每天做生意的人,都在我的上阿里巴巴上面,最看重的。我们在美国,东欧的市场都很大,他们想进入市场,那么他们首先找阿里巴巴。他想把中国的市场做大,你是???,如果你是做厨具的,那么我把你的做东西往阿里巴巴上一入,那么一下子就把渠道打开了。现在很多厂家都在约们做,我们已经觉得我们先把一块儿做好,这就是我们今天的阿里巴巴,也是第一阶段的阿进而巴巴。我们还要做第二阶段的阿里巴巴。最后,我上上个礼拜,我就讲,今天全世界互联网的五大流派,四大在美国,一大在中国,那就是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哈佛案例已经公布,阿里巴巴被选为网络的五大流派,过两天就要在清华公布。在全国的十大名校我都已经讲过课了,哈佛案例公布,B-B的模式EBAY,AOL的跨媒体模式,雅虎的门户网站模式,这些经典的模式都在美国,而唯有B-C的模式阿里巴巴在中国。

  那么美国呢?

  阿锐达,他的访问量没有法跟我们比,他的企业务的将交易量,客户群,这两天新华,12月27日,我们已经做成世界最大了,我们在世界上已经没有对手了。

  他为什么做不大呢?

  这可能跟中国和美国的国情不一样,也跟两个企业发展的思路不一样。阿锐达是为大企业服务,因为大企业愿意出钱,他们在美国做的每一个大企业都是收100万美金,你得想想,全世界有多少这样的企业,有多少愿意出100美元的企业?第二呢,只要搞清楚,他不可能为中小型,中小型企业也不可以出那么多钱,我那个时候见阿锐达的总裁就说,我不看阿锐达的模式,我跟孙正义也曾争论过这个问题。在亚洲只有三个国家用阿锐达,他们分别是新加坡,日本,韩国,也只有这三个国家才有可能用得起,因为他们那种企业的管理模式,而阿锐达做产品的思路是为企为节省时间。在中国,你如果为一个企业节省时间,他说我有的是时间。我想我们企业成功的另外一个方面是帮你将产品卖出去,帮你的产品找客户,这是亚洲的模式,也正因为此,我们成功了。在台湾,我们都是做得最大的。以及欧洲。三年时间皮也练得很厚了,我现在的钱也越来越来多了。当现在很多互联网企业说自己没有钱的时候,我们还有的是钱,所以我觉得一场战争不应体现在战争的冲锋陷阵的时候,而应体现在战争的最后阶段,

  比如我是一个外贸出口企业,我要在你们那儿卖一件产品,我主要是做哪些事呢?

  主要是有一个卖得出去产品,看看你是不是符合工商的条件,条件是不是产品规定,这些如果可以的话,那么你就可以把你的资料拿过来。

  那么要多少钱呢?
  只要4万多人民币,很多企业把产品拿过来,想我们给他们推广,我们得考虑你这个产品是不是真的赚钱,如果你的产品不赚,那么砸的不仅是你们企来的牌子,而是我们阿里巴巴的牌子。我们告诉客户,我们的希望你的产品能赚到钱。我们希望我们的企来,真正的尝到电子商务的乐趣,这才是我们要的。从去年开始,我们的会员已经到了100万了。

  那么100万会员都是要交4万吗?

  这就是我们的人气啊,我们让全世界的厂商都知道我们的阿里巴巴。

  都注册了吗?

  都注册了。

  你们收了多家呢?

  总共是1000多家。

  这1000乘以4万那就是4000万了哦?

  没有这么多,是今年(2002年)我们才是4万的,我们以前都只是2万到三万呢。不过我们还有其他的收入。我们的广告收入,现在还没有我们接下来。我们今后的计划就是在中国做3000家,在美国做3000家,在日本做2000家。以前这三年我们不赚钱

  就是为了这100万会员,汇集这里的人气才做的?

  对,就是这样的。先把这里的人气汇集起来再做。

  这个确是和POWER不一样?

  不一样,这里面很大的区别,阿里巴巴要的不是POWER。你想如果100万里面有3万的企业,那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那的购物力就是这么强大。

  你今天拥有的

  到2001年底,

  已经亏了多少钱?

  亏了多少钱我不能告诉你,怎么说呢,我们前面剩下的钱,可以无限制地延续下去。最重要的是,我们找到了我们赢利的地方。我们知道了我们的收入来源,在未来三年计划,我们是要赚钱的,中国黄页92年,我就能赚700万,而且都是纯利润。我们看到很多企来开始赢利,但后来做不下去,我们现在做得很好的一点就是我们现在已经做好了我们的防弹衣,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下来的三年了。

  也就是一直还是2500万,还有没融资的计划?

  我们没有融资的计划,但是有很多人愿意投我们。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做生个调查,你问问有多少投资都愿意投阿里巴巴。他们知道阿里巴巴地价值。

  你占多少股份呢?

  我不大,比较小。但是我觉得我很知足了,我不希望自己控股,我不然希望自由人,我有很朋友,我已经很自由了。我不喜欢做什么不吃喝玩儿的事,也用不了多少的钱。


  像你一个学英语的为什么会突然对网络有那么大的兴趣呢?
  可能是校幸。在阿里巴巴的这么多年以来,我在阿进而巴巴也犯过不少错误。

  那么这么多年来你觉得自己犯的最典型的错误是什么呢?

  最典型的就没有一件事不犯错误。我这人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

  你觉得那些大错不能犯呢?

  在许多地方的错误码是不能犯的,比如管理,比如财务上面的,现在在财管上面有人把关,在管理上面,我们也有人做。让人头痛的是文化的管理。这么多年来,小的错误太多了,我都没有时间去整理,我觉得让大家唯一觉得信任的是,就是我们容易改正错误,在错误在吸收经验教训。因为错误,所以阿里巴巴强大,如果没有那些错误,那很就没有现在的阿里巴巴。96、97年这两年我们犯了很多错误,在别人看来我们好象是一夜之间发展起来的,但实际上要发展起来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那为何是把阿里巴巴放在杭州来做呢?

  我到北京,除了联想之外,我还没有一家真正的大企业,在广东,浙江,山东都有很多伟大的企业,而且我觉得我们在杭州的企业做得很不错,做得很好。北京会侃不会做,在北京连一个出租车司机都能给你侃一大通。第二我觉得我们如果在北京的话,那么可能就是1000个孩子中的一个,但是在杭州,我们却是唯一的孩子,当地政府,当地市民,都会极力支持我们。当地政对我们的发展是极力支持,省长,市长都到我们那里去了好多次,杭州的市民一说阿里巴巴,都会说有良好的反应,这是一个城市在里面支撑,这种优势是无法比拟的。一个企业不在乎你在哪个地方,就诺基亚在芬兰,那么一个很偏僻的国家,就象微软在西雅图一个很小的地方。面关键在于你一个企业决策者的眼光有多远,我现在一年在全世界跑,希望自己能接触到外面的东西,回来之后也能他们讲讲,以开阔我们的眼界,当然不能我也呆在杭州,要不那可真是闭目塞听了。

  还有阿里巴在海外的品碑很不错,这种方式你觉得有什么可能总结的?

  还得力于我们的会员,我们的会员是一些素质很高的人,我们的会员中很少有人在新浪上面的去发帖子。这一个是素质高, 一个是有钱没时间,能赚到钱,他也不会到别处去说钱如何如何的好赚,这种互相传递的手段决定了我们的会员,画中人??不会希望别人知道他是如保赚钱的。在海外也是这样,在海外演讲我遇到许多令我感动的事情,我在德国法兰克福演讲,有从伦敦飞过来的会员,我在全国,马尔代夫,一个小店,你那儿时货,我真得意,车都没有,我们在印度,几个会员,

  100万有多少是国外

  国内注册的有60万,另外还有几百万的其他会员,在美国,???他们推出将阿里巴巴评为???,日本经济省将我们评为???,我到日本去的时候,他们经济省的人专门请我与茶叶商一起商量他们的业务,当时我很奇怪,因为我觉得我对这事儿不懂。我们在日本,当时在日本有很报纸上将中国WTO阿里巴巴几个字是连在一起的。然后在美国专门,在商界,在口碑方面

  海外有60多万?

  就是

  你们如何确定你们的会员的资料的含金量呢?
  我们有贸易专家在我们的公司里帮我们做,每天资料来了之后,除了计算机去检索之外我们还有人工检索,如果我们发现有假的,那么我们就???,尽管这样,还是有假的,因为网上是一个虚的社会,到了2002年,我们会将做出一套更有效的方案来。

  你们的方式汇集人气……?

  不是人气,是将你的产品推销出去,你就可以把你的产品放到网上……,如果,我们将你的资料放在网上,比如给50个厂家。或者发贴子。


  那么你们推荐方式如保算钱?

  现在都是我的,我一发的,谁也竞争不了我们,三年的了,我们都免费,


  接着要做大,贴子可以收
  我们接下来可能要做,我们可以收到钱。很多人在批评我们阿里巴巴不会赚钱,我们也没想过,我们前挖

  为什么易趣没有成功,

  我不知道,不管是8848,还是易趣,还是新浪,他们都做得不好,但我们做得好,我们很少去研究别人,因为们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们只想将我们的事做好。在电子商务这块儿我们已经是没有竞争对手了。

  8848两个有什么不一样

  做电子商务不一样,做电子商务不是做一个方案,不是做一个软件,这在国内有多少企业会做了啊,这根本无法形成核心竞争力。电子商是企业拿着去一个方案让企业知道如何去做,那么当企来做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自己就会了,就会与你电子商务网站没关了。8848???,内部管理,哪儿是我们的卖家,我们有这种卖家,我不是做一个软件公司,今天很多做一个??,法兰克福做了多少年?做了这么多年,也多亏我们的脸皮厚,不管别人如何骂,我们就是认定自己的模式,咬定青山不放松。

  你为什么不做B-C?

  一直想做,王当年的???,我的前期投资得考虑战略,小的地方出问题,但大的总是不能出问题,便我一直没有做。主要得考虑三条线,客户,本人,你的合资伙伴,王第一条,让老百姓去卖去买,现在才热起来,当年做得很够呛,前期投入得很大。王只是证明B-B可行,但没有证明可以赚钱,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在论坛上吵过一架,他被我挖苦了一通。他进攻说B-B算什么,我就B-C算什么,我说这跟中国的消费观念有关,经说我们家卖东西是我妈,我问我妈卖东西用不不用信用卡,他说不,我问上不上网他说不,中国的商场人很多,但是卖东西的人很少,而美国不是这样,中国人有的是时间,美国人却没爱么时间用来购物,B-B要发展起来问题很大,第二,B-C客户是一个问题,60到80是一问题,80到120更是一个问题,所以这家公司,没有200人到300人的固定群体,那么要活下来是很困难的,因从这两到三年内他们是很困难的,我不看好,他们的内部管理做得很混乱,第三,后端管理中不上,中国是没有,而美已经有一套很成熟的后端管理,王峻涛要做起来,他得从头开始做,而且做起来之后是不是很适用还很难说,所以现在来讲,B-C在中国是天时地利但人不和,现在呢,西单好了一点,不能,但,天时地利人和,都,我自己不看好,但我觉得,


  你觉得B好在如些方面呢

  第一, 我知道客户的需求,国外的客户想将东西卖进来,而国内的想把东西卖出去,他们除了产品的交易,几乎没有手段,我们给也新的手段,我们适应了这个需求的,但是如果我们今天再做来那么就难了,所以我说我现在可以宣布自己的模式了,因为别人再做很难了。
  第二, 内部管理,所有的网站都在裁员,但我们却是由180人变成360人,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一年来,我们加强了我们的团队管理,我产生了井岗山到延安一个转变,对内部管理进行了整顿,这相当于我们的延安整风,一年来我们加强了对干部的培训,打为今后我们打运动战,反攻坚战做好了准备,一年来我们进开荒战,我们现在知道那些油井该先开发,那些该后开发。这是我们的在团队管理方面所做的努力。
  第三, 在合作伙伴上,我们想好了,我在没有想清楚以前不跟别人合并,但是想清楚之后我才跟别人合并。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几年来,我们没以收购过也没有合并过。在公司内部,我说人们两年之内不考虑跟别人合并,也就是年和今年,两条破船在一起,一定比一艘沉得快得多,而谁捞浮财,那么你这艘破船迟早也要翻的,捞得好还好,捞得不好,过了两年之后,说我贱卖给你,那么就变味很多了。我们是做好了船再捞,互联网公司的收购绝对不是钱,而是收购的是人,是价值观,是人的能力。完全没有形成之前把自己搞死了,没有好的文化,那么就可能搞得很乱,何况我现在三年不到,那么搜购的话,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做我们能力能及的事情,不做我们能力不能及的事情。

  十年之后会回学校吗

  还考虑回到学校。

  能舍得丢下不管

  能啊。因为我说过我们这种产业是接力跑,我们是一个团队,我是跑第一棒的,互联网产业允许你跑得很快,但是如果后面的跟不上,那么就把后面的人害了,我马云是第一棒的人,我跑得不错,那么再跑下去我们就会有问题。我自己组织部不是专业的企业家,所以我想如果能人专业的人来做的话那很好。我反对资本和创业者是矛盾的说法,我也反对一些只能做创业者不能做企业家,那就是我只会生孩子,而不会养孩子,那么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生呢。我不是因为我不行而开,这不是我的理由,也不是我的个性,第二,我坚信下面的人能够把我的公司做得很好,第三,从你当CEO的第一天起,你就得注意哪些人能够取代你?所以今天你在阿里巴巴问明天我马云不在了,出了什么车祸,那么有人接着你的活儿干,很好的呢?人能做的事太多了,为什么呢,你可以清醒个两三年再回家嘛。

  你为何那么喜欢教书呢?

  教书能学到很多东西,能使人变得年经,能使人变得充满朝气。教学相长, 现在有人教MANE???,但却是什么也不懂。我想我可能今后教教管理什么的都有可能。

  去啊儿呢?

  可能去哈佛,可能去耶鲁,他们的年轻人,提了一些很好的问题,同时,教书有乐趣,与别人交流的时候,那种感觉很好。

 

  马云录音下(00:00——11:00)
  我觉得你挺能说的。有逻辑。
  有回香豆吗?没有。
  记者:西湖论剑是怎么想起来的?
  马云:2000年的8月19号,我去龙井山上喝茶。在下山的时候朋友问我,你过两天生日了,因为我9月10号生日,问我准备怎么搞,当时我想就请些朋友到杭州来玩玩,那时候IT界特别热闹,大家都感到很累,周末我就想把他们都请到杭州还聚聚,喝喝茶,聊聊天,跟我一样到龙井山上去坐坐,挺好的。我就把这五个人请来了,他们来了后我就想既然来了就该给杭州留点什么东西。因为我刚好跟金庸认识,

  记者:怎么跟金庸认识的?
  有些复杂,2000年的7月29号,那时候我在香港,在一个记者会上一个记者问我,我最喜欢,最崇拜的偶像是谁?当然我说特别喜欢金庸,他说他的一个朋友认识金庸,可以帮我约,而金庸也想跟我见个面。

  记者:那金庸是如何知道你的?
  那么就约在庸记酒家,那天我特别激动,我们公司负责公关的老外叫()看我这样,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今天要跟我的偶像见面,他说你还有偶像?觉得奇怪。
  去了以后我们谈了3个小时,本来说好1个小时的。那次主要是金庸在听我瞎聊,后来我总结,会写的人不会说,会说的人不会写,谈了3个小时出来以后,那个老外跟我说,看上去不是你崇拜金庸,倒像是金庸崇拜你。由于那次我跟金庸谈得很开心,就跟他成为了往年交。他那次给我写了“神交以久,一见如故”这几个字给我,

  什么时候给你写的呢?
  就那天,后来也到我们公司来过,写了另一幅字给我,那幅字写的是“善用人才,乃大领袖成功之要旨也,此乃刘邦刘备之所以成功,望马云兄长勉之”,我把这幅字挂在我办公桌的对面,以善用人才。所以那次我就想是否能把金庸一起请来,金庸写过华山论剑,我们就搞个西湖论剑,当时我拿不准能否成功,就给金庸先打了个电话联系一下。

  金庸当时在哪儿呢?
  他在香港。他接到电话很痛快的答应了,当时我就来劲了,然后就联系那5个人,

  记者:先给谁打的电话?
  先给王峻涛打电话,然后丁磊,张朝阳,最后是王志东,他最难找,他到处在窜,打电话到处在撞,最后才找到他。

  记者: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呢?
  当时都说很好啊!当时说的是纯粹朋友的聚会嘛,所以他们答应的比较痛快,但是到了最后的几天,王志东突然告诉我说他不能来了,我急得不得了,当时我赶到北京,找到王志东跟他谈了两个小时。就谈这事儿。

  记:当时王志东为什么要不来?
  马:还不是说有这个活动那个活动,当时我先找到汪延,说服他帮我去找王志东,然后找王志东谈,然后找老茅,最后他还是决定来。西湖论剑就这么起来了,没有想到后来有这么多人去炒,当时就想做一个聚会嘛。我的意思让中国的互联网浪漫起来。西涌论剑是一个标志。

  记:活动办下来你什么感受,他们在活动中都是什么表现?
  马: 西湖论剑也许再办五届也许再办10届,要一届届的办下去,我想每一届都要反映出网络从业的企业家这个时刻的心态,不同的眼光。

  记:你觉得2000年的西湖论剑主题是什么,氛围如何?除了浪漫?大家谈的中心话题是什么?
  马:2000年的西湖论剑的话题大家就是谈武侠,网络与江湖,我跟金庸谈起过笑傲江湖,笑,有眼光有胸怀的人才能笑;傲,你要傲你得有实力,没有实力的话人家一巴掌把你打了你还怎么傲?那年我们就是谈侠,谈武,谈江湖,谈网络,可以说是把酒论英雄。

  记:大家觉得谁是英雄呢?
  马:全都是英雄,我们那个时候是草莽英雄,那就是个草莽时代。

  记:你们几个人之间是竞争关系……
  马:我跟他们没有竞争。

  记:他们之间。
  马:第一届的西湖论剑让丁磊和张朝阳解下了很好的友谊,我感觉出来了。

  记:你怎么能发现他们之间的友谊呢?
  马:他们俩在杭州特别好,今年的西湖论剑让张朝阳和茅道林合好如初,两个人谈的很好,他们两个人还专门到边上谈了45分钟。这个活动本身就是沟通交流,平时事情多,大家很难凑到一起,能有机会到杭州静下心来,喝杯茶,聊聊天,谈些开心的事。很难的。想参加的人多呢,有些想来的没有来成。我们想将我们的论剑办成一个纯民间的。明年我们想办成一个大中华地区,全亚洲的,甚至世界的,让世界互联风的中心,到亚洲到中国到杭州。

  今年为什么请茅道林,不请王志东了呢?

  我们请的不是一个个人,而是一个团队的代表,茅道林是新浪的代表,而王志东不是。王志东我也请了,但是他不来啊。

  那为什么不来呢?

  他说他想等他的新公司起来的时候再过来呢。他不能代表新浪,就象王志东不能代表8848一样(只要是江湖,就会有势利)。

  记:2001年互联网特别冷,为什么你还有心思搞这个活动呢?
  马:越冷的时候大家越要聚聚,大家更要团结,抱团取暖。

  记:你2001年再给他们打电话,他们的兴致还想2000年那么高吗?
  马:都很高,今年比去年顺利多了。特别顺利,想参加的人多着呢。亚太地区,海外想参加的人多了。我们准备搞成纯民间的。

  记:纯民间的什么意思?
  马:纯民间的新经济产业的论坛,一届一届搞下去,明年会更加热闹,去年事中国大陆的,今年扩大到大中华地区,影响力逐步扩大,世界经济的中心向亚太地区靠拢,互联网的中心也在向这里靠拢。我住在杭州就要为杭州做点事情,一个小小的达沃斯,每年都要举办世界经济论坛,我去年去的时候就想,那么小的一个地方怎么能那么厉害,杭州也可以。

  记:今年不请王志东改请茅道林了,为什么呢?
  马: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的西湖论剑已经不再是一个个人的聚会,而是一个团队。其实王志东我们也联系他了。

  记:打电话了?
  马:打了。他那时候公司还没有开张吗,事情比较忙。还有就是他已经不能代表新浪,就像我峻涛不能代表MY8848来一样。

  11:00

  记:你觉得门户站点未来的出路在哪里呢?
  马:门户站点纯粹走的是美国的流派,中国的门户站点大部分都是模仿派,在模仿中也要做出自己的特色,这样才有优势,本土的东西才是自己的东西,以前大家模仿雅虎,但是没有自己的东西,这样的比较难走,现在新浪、搜狐也都在走自己的模式,网易也是,这是正常的选择,也是必然的选择,这是一个好事儿。门户最后不会太多,门户做到后,九九得归一,现在的门户网站太多,门户站点的钱很不好挣。门将来的竞争太大了,传统的媒体都会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我跟给人讲过,对于门户网站来说:成也新闻,败也新

  为什么说是成也新闻败也新闻呢?

  网络快速、准确的反应事实与传统媒体相比有一些优势,但那是一个炸药包,迟早会爆炸。

  那么为什么会爆炸呢?

  因为你的新闻你就得做一些评论。

  你觉得他有是政治风险呢还是一般的其他风险?

  如果你要做一些新闻的话,那么这种风险是必然的。,与传统大打出手,如果请一些专家写一些文章,那么与杂志有什么区别,在互联网刚刚起来的那一两年内。对于一个网站来说,最好不要迅速树立自己的品牌。

  那么为什么呢?

  有一个知名度好是好,比如新浪,做新闻,别人来了的目的很明确,但是如果再做其他的东西就很难了。所以我们阿里巴巴不做自己的模式,我们先做,我们那时候别人说不清楚,但是B-C的概念太广了。地方门户将来会很有戏,就是各省的门户网站,全国性的一般很难进入地方各省,真正的门户没有出来。

  他们还会遇到雅虎的竞争?

  雅虎5年10年之后能引导中国,在今后的十年内,我们很难说,中国的门户网站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不做交易,电子商务,因为我坚信,五年之后中国的电子商务与现在的一定不是一人个模式。

  那么你们不做交易做什么呢?

  我们做信息。信息和物流是完全不同的两回来,现在网络就是给别人提供一个信息,我们现在有价值的东西一定不是我们的技术,而是我们的信息。新浪,搜狐,网易这三个变形是对的。

  今后会有什么新的增长点呢?

  真正做出来的东西,不是计划出来的,好的东西做出来都是具有偶然性的。但是对于自己的模式一定要坚持,如过没有自己的的模式的话,那么这个企业就应该重头来做。没有经过 一年的投放,人们的期望值做这企业是很难知道的,从创业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有了自己的目标,有了自己的模式。如果一个企业不知道,他应该返回去,我们三年五年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们那时候做中小型企业现在还是做中小型企来,我们那时候做出口内贸,现在还是在做,就是这个点,抓住,如果那个时候没的抓住,那么现在一定抓不住。

  2002年你觉得有什么新的机会吗?

  有啊。

  有啊,有什么机会呢?

  B-C有机会。门户站点也是越来越大,我觉得自己是没有时候,不在乎,当今世界,要改变做事情的概念,任何东西都得付出,我能为企业

  他们都和资本之间产生了矛盾,那很你和资本之间有没有矛盾呢?
  没有,我们处得很好。

  有什么表现吗?

  王志东离开新浪的那天,我们的董事会在杭州召开,同时我拉员工大会召开,我们之间不断的沟通。

  会在哪些地方产生分岐呢?

  在战略投入上,今天多一点,明天多一点,我们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全都是一些小的问题。从拿到资本家的钱的第一天起,你就得想你能为资本家带来什么,他给你钱的时候,他有利益,他是很短期的。我们年轻的企业家,我骂资本家,没有良心,其实你很幼稚,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得替资想,那么资本家也得,如果只是,那不公平,今天又来骂我,

  你同情王志东吗?

  不同情,崦是理解。我在想如果有一天,马云也象王志东那,那么会如何呢?我理解他,我跟他是朋友,有时候我也想如果有一天跟他一样的话,那么我,我更担心的是,网易,新浪,没有学到,我们还,我们就比他们更差,


  你的英语老师,十年之后,教企业,你如保理解,


  还没有提升到理念,我们讲

  那个经验让觉得最重要呢?

  我没有理念,不懂技术,我没有计划,没有钱,可能是我能活下来最好的理由。哈佛有的是管理理念,我觉得,管理的经验,怎么样的管理模式,这些问题有很我控讨,不是去教,去探讨,去念书。我关字两年之后的希望,两年之后我们希望,回来的时候,我必须掉我们学到的理念再从头开始。

  你送的,

  我推荐,我们没钱,我只是推荐他们去学,我也不希望他们能记住什么理念,如果记住了,那么他们得忘掉,人国内的实际经验出发,再来做。

  你没有钱,没有计划,不懂技术,是你活下来的最好的理由呢。

  兵荒马路这时,毛泽东没有理论,他没有计划,他只是走到那里算那。他能够无招胜有招,他知道别人最强的地方,就是他最弱的地方。我们比别人弱,我们每天都在求生存,我的求生欲望更强,我们胜出的机会也多些,我跟那些公司竞争的时候,我们每花一分钱,我们都三思而后行。阿里巴巴最穷的时候,打车我们不上桑塔那,我们只是上下利,我们能每公里省2元钱。我们知道钱太重要,很多人都,第二,钱是投资者给的,也是风险资本家不是他拿的,他必须要这样管他的钱,我必须为他负责,别人的钱就得,自己的钱想如何花就怎么花。办事处,我们要记住,不是我们租不起,而是做事不是靠钱,马云能成功,我们也能成功,高中,大学考了师范,这样的人没有钱都能起来,人人考虑,如果要钱能做到, 我们要这,不懂技术,我可以把懂的人

  懂了技术为何就不请他们,


  我重视他们。去年以前,我就象质量检查员一样,我什么都不会干,他们写了一个,我不会用,如果我会用,那样的我们的产品就是好的,如果我不会用,那么就不能上市场。技术是为人服务的,人不能为技术服务的。现在为什么最好的高科技都还是实验室里,就是因为有为技术服务了。最好的高科技就是傻瓜。我一再强调,阿里巴巴是商业公司,互联网是我们的工具,阿里巴巴不是互联网公司,如果我发现比互联网更好,那么我可能不用互联网,这是我们的理念,我先搞市场,我是解决市场的一个手段,他不是目的。我不懂计划,我吓了一大跳,我从来不懂,讲过不变化这信计划,在不断的变化中,如果我今天给一个这么厚的商业计划书,我不会按照他去做,投的是这个理念,是这个团队,而不是计划书,现在我们才做,今天做了明天就改,新经济老办法,一定要向老企业学习。


  驱动你奋斗了6年的动,不停的拼命的动力是什么?

  不是财富,对钱很喜欢,我是商业,但我用不了,我不攒钱,我没有多少钱。这话说大了,我真的就想做一家大的,为中国做一家企业,我看到中国的变化,我看到中国没有一家企业进入世界500强,那么我就想做一爱,如果我早生十年,或是晚生十年,那么我都不会有互联网这个机会。是时代给我这个机会,在制造业时代,在电子工业时代,中国或多或少的都错过了一些机,而信息时代中国人有机会,我们刚巧碰到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做,我不管别人如何说我,但我都要做下去。我觉得中国可以有进入500强,我们学得快,在这个过程中,勇者胜,智者胜。小的说,既然出来了,那么就得做下去。89元的工资也拿过,再过十年,可能我连均生活都过不上。不喜欢玩儿,有人为了权利,有人为了官,但我没有这种心态,我现在的生活跟90%的年经人跟我一样,我们晚上想起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说实话为自己,为这个国家,为这个产业,一个伟大的将军,不是体现在冲锋陷阵的时候,是体现在撤退的时候。网络不行的时候我真正体会到了如何做企业,2000以前,我没有做企业的感觉,到了现在我是做企业的感觉,而不是做生意的感觉。

  你对财富如何看呢?

  能给你带来很多财富,我第天签这个协议的时候,谁记住这个,你做了很多,有个什么东西,这是个乐趣,有人问我占多少股份,我从来没关心过,我老婆跟人开玩笑,没有成功,大家开开心心的过,永不言败,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你明天根本过不去,永远战起来,商场上一样,记住什么招被别人打到的,然后再起来打。

  讲一讲该骨铭心的教训?

  很多,请一个空降兵的团队,海外回来的团队。我们至少有100次,80%不知道如何逃出来的,我后来总结这种人才,总想成功,不想发展,根本就没有这种经验,他只是一个零件,换一个位置,换一个置就不行,就象波音747的引擎,放在我们这个拖拉机上,结果反而运行不好。我们现在的团队来自13个不同的国家组成的,各种各样的宗教请来的。

  你哪何将请来的?

  这都是头脑发热,请过来如何管理才是一个大问题,我现在终于总结出一套经验出来了,这是1000多个错误之后总结出来的。在金庸小说中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其中之一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种人永远也不能成大事儿,这种人的心胸狭窄,所以很多害我们的公司,我们96年,现在不怎么样,我讲地在浙大门口的,后来跟中科院做了。

  我越来越喜欢:小企业家,是经营,中企业成功是管理,大企业家,是做人。很多,我说错了,这种情况下,无数的错误都是财富。马云是能说的,不能十的,没有这么伟大的团,


  这6年来,那些人对你

  几乎每个人

  那些人最深刻呢?
  不多,我很不去研究别人的模式,我在喝茶的时候,我在走路的时候,我在看书的时候,我都在想如何做成一个企业。后来我觉得三国时的刘关张的合作,不是一个好的团队。这是一个千年等一回的团队,是一般人梦寐以求的团队。到哪儿去找张飞武这么高强的人,到哪儿去找关功品德这么高尚的人,到哪儿去找诸葛亮这么有智谋的人呢?这种团队是没有的。后来我终于在书找到一个中国最好的团队,那就是西游记里的那个团队。唐做领导,他什么也不懂,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什么不不懂,但是他有一个价值观,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到西天去取经。孙武功很高强,猪八人品不好,人事的时候就跟你来,沙和尚老老实实的去干活,就这么四个人,历经千辛万,终于取得真经。

  为什么四个孙悟空什么也干不了?

  要一个领导来控制他,没有一个领导的话,那么他就什么也干不了,也得要老猪拖着他,要不他就老跑到西天去,没有沙僧给他挑行礼也不行,四个沙,孙,猪都干不了,每个人以欣赏的眼光去看他人就好,他们的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理想目标共同的人格信仰,这个是我在企业中得到的实际经验,有人说微软如何做,这个很好,阿里不会这么做,今天的阿里巴巴如果也去学这个模式学那个模式的话,那么说不定我们就死了,今天我们还明游击队时代,如果我们现在照正规军做的做的话,那么我们就死定了。策软现在是正规军,但在很久以前,他也是游艺机击队。我们现在如在毛泽东的团队中,林是黄埔四期的学生,战略他不懂,战术他也不想懂。但一个打账的高手,打了……战后评价,林打账特别能打,


  那他为何特别能打呢?

  汤所谓的对或错,都是书本上固有的模式,汤打账认为书本上讲的都是对的,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林在东三省围剿廖的时候,45万军队,5万军队,全打乱账了,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打,林说,廖在哪儿,说在那里,林说,那就朝那儿打吧。这就是野战军打败了正规军,我们要打正,我们不是,红军过大渡河,正如何打……,共产常想起18个人爬过去,硬打实在是打不下来,进攻过程中的智慧,勇气,魄力和胆识。

  你觉得阿里巴巴什么时候可以挣钱?

  三年以内,2002年要挣钱,防弹衣弄好,从今年,也就是2002年我们开始赚钱了。

  能挣到多少钱?

  很有信心,我们宣布,未来三年我们要挣钱。

  什么时候上市?

  还没有上市计划。

  你们的股东都是那么有北京的,他们就没有想过将阿里巴巴包装上市让他们赚到更多的钱?

  关键是赚钱,上市培钱他也上吗,这是不可能的。包装上市如果一蹋糊涂那么就不可能,微软是20年,一个伟大的企业做成要耐心的。我们很有耐心,现在是我们冬天了,我们要多吃,等天气变化,不要等春天来了我们就剩下皮包骨了。

 



 


发表评论| 收藏此页到365Key
刘韧介绍

刘韧 刘韧,donews制作人。贝塔斯曼签约作家。曾服务于《中国计算机报》、《计算机世界》、《知识经济》等媒体。1993年进入IT界,长期致力信息产业的深度报道。著作有:《中国.com》、《知识英雄》、《中关村问题》、《企业方法》、《知识英雄2.0》、《知识英雄2.0》繁体台湾版、《网络媒体教程》等。正在完成《中国信息产业史》。

刘韧更新

本站更新

本站焦点

刘韧归档

>>More
关于我们 [English] | 合作联系 | 版权信息 | 聚会相册 | 友情连接 | 使用指南
Copyright (C) 2000-2005 DoNews.COM ( IT社区&媒体平台 )
All Rights reserved.